书荒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个宠文作者穿成了虐文女配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间世!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间世!

        周晓茵坐在手术室外的休息椅上一边哭一边将今天的事儿和诺糯的外公外婆说了一遍。

        原来,今天她妈妈刘梦之所以来医院做检查是因为她的催促。可即使刘梦答应女儿来检查。却也只是取到片子就赶着去工作了。压根儿没想过要去找医生看那片子上的结果。在她来看,赚钱才是首要的。要不然会没钱,一旦她没钱,丈夫就不回家了!

        刘梦不舒服已经有一阵子了。可是,她依旧不放在心上。而周平每次回家都是除了要钱就没有其他的话了。拿着钱,周平就又会走人。然后,就又是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人。刘梦俨然已经成了周平的取款机。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居然一次次告诉刘梦。这些都是刘梦欠他的。

        凭什么呢?

        就因为当年刘梦用手段嫁给他?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周平又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儿呢?再多的债也该还清了,刘梦不欠他周平了。她周晓茵这辈子也不会原谅周平曾经的所做作为。

        两位老人听了也是一阵唏嘘。

        商行简坐在另一边的休息椅上。江静恒去买了几杯热饮和打包了一些食物回来。由于牵挂着手术室里的人。大家都没有吃几口。

        直到凌晨两点过的时候。

        手术室门额上的灯灭了。

        周晓茵就像被安上了弹簧一样。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直接就冲到了手术室大门口。她母亲刚一被推出来。她就哭得稀里哗啦。

        诺糯取下脸上的口罩一屁股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她的临时助手正在和周晓茵交待手术结果。可是,周晓茵不相信那个医生。她直接转过身看着诺糯。

        “诺小姐!我妈妈……”

        “她很好!”诺糯笑了笑:“我们将她生病的血管换掉了。她已经没事儿了!”

        周晓茵捂着脸就哭了起来。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诺糯脚边:“谢谢你!”她一边磕头一边痛哭:“谢谢你救了我妈妈!谢谢你……”

        此举倒是把诺糯吓了一跳。

        和外婆一起合力将周晓茵扶了起来。

        病人被直接推到了icu,周晓茵也哭着跟了过去。商行简赶紧过来给诺糯捶肩膀捏手臂。还别说,这手法真绝了啊!

        “感觉怎么样?”他很小心地问她。

        “感觉你蛮厉害的嘛!居然还有这一手?”

        江静恒伸过脑袋,暗搓搓地来一句:“这是少爷特意去学的!”

        诺糯的外公和外婆对望一眼,也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诺糯这丫头躺病床上的日子里,商行简是如何对丫头的。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啊!

        不得不说,这商行简真的是个会心疼人的主儿。

        “啊?”诺糯转身看着他:“你……”

        “你之前躺病床上,我这不就去学了吗?”商行简原本淡漠的脸上洋溢起了柔和的笑意。让他整个人都顿时散发出了一种独特的魅力。此刻的他看上去平易近人,温和儒雅。翩翩然间有种绝世佳公子的气度。

        或许,这就是他原本的模样吧!

        “谢谢!”她笑着揉了揉他的脸颊:“真的!这句谢谢我必须要对你说!”

        他那原本柔和的眸子里弥漫着一股幽幽的墨色。唇角的笑意也变得更深了几许。当着众人的面,他依旧是那个儒雅的模样。然而,只有她知道他在盘算着什么。

        诺糯想扶额!

        “你又说谢谢了哦!”他笑得惬意。唇角勾起的笑意甚至都带着丝丝邪气。

        “感动到了极点。就只能浓缩成那两个字了啊!”诺糯摊了摊手:“难道我应该说:小女子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哎呀!越说就越觉得怪异啊有木有?

        商行简闻言也是哭笑不得。最后只能笑骂一句:“你这傻丫头!”

        她毫不客气地冲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转头看着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今晚回老房子住有些不现实了。要不我们去酒店吧!”

        老爷子和老太太对望一眼。仔细想想,好像也是那回事儿哈!况且小孙女也累了。那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算有人经常打理。可想要住估计也得忙活啊!想了想,老两口儿也就同意了诺糯的提议。

        “接下来,病人有其他医生照顾。”商行简一边揉她的肩膀一边说:“你现在该吃点儿东西了!”

        “嗯!”诺糯点了点头。明明感觉很累,却一点儿都不想吃东西。

        一行人收拾好东西,走出医院的时候。四周寂静无声。除了路灯和周边靠路居民楼楼道声控灯稀稀拉拉地亮着。再多的光似乎也没有了。

        冬夜的寒风没有了太多的凌冽。可是,雪花却慢悠悠地开始飘了起来。看这架势,今晚上的雪应该不小。

        江静恒快手快脚地去把车子开过来。诺糯的外婆晕车就坐在副驾驶上。诺糯的外公就和诺糯他们坐在了后座。商行简坐在中间,诺糯坐在他的右手边。一上车,诺糯就靠在商行简的肩膀上半眯着眼睛了。

        “累了就睡一会儿!休息好了,或许就有胃口吃东西了!”

        他温和的嗓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她默默地点了点头,答了一个字:“好!”话音刚落,轻轻的呼吸就响起来了。

        诺糯的外婆扭头过来看了一眼诺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孩子太累了!”

        “那可是大手术啊!”老爷子掏出老年机打开网页:“你看啊!老婆子!”

        “光做手术就做了这么久。能是小手术吗?”老太太也不看老爷子的手机。只是白了一眼老爷子:“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嘛!”

        老爷子默默收起手机,叹了口气:“你这老婆子啊!脾气一点儿都没改!”

        “都一辈子了,这能改吗?”

        眼看着老两口儿又要起内讧了。江静恒果断开口:“大少爷,我已经通知付千里了。”

        两老口儿一听商行简他们在说正事儿,也就很有默契地闭嘴了。

        “嗯!”商行简点了点头:“也好!”

        “大少爷!”

        “嗯?”江静恒为了阻止那俩老头儿老太太吵架。只能搜肠刮肚地找话题。

        商行简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此刻的他和方才俨然是两个不同属性的。

        “前不久,方璇儿又闹幺蛾子了!”好家伙,他也只能扯这个话题了啊!

        大少爷,麻烦你配合一下呗!

        “她背后的人会让她消停的!”商行简淡淡地看了一眼窗外。然后,低头!温柔地看着靠在他怀里睡着了的丫头。“他们的戏码我不感兴趣。只要他们别招惹我们,我们就当他们是地上的蚂蚱。”有些人吧!他真的不值得你去花心思。

        “也是!”江静恒点了点头:“大少爷!”

        “嗯?”

        “我们好一阵子都联系不大到黑龙欸!他……”该不是遇到啥危险了吧?

        “他在度蜜月!”

        轻飘飘的五个字却差点儿把江静恒雷得外焦里嫩。

        “嘎?”啥子诶?那货居然结婚了?

        这不能够啊!

        他们这些兄弟都没有听到半点儿风声儿啊!

        “老……老大……”

        “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老大!”江静恒咽了口唾沫:“那个……新娘……”是谁啊?真是痛心疾首啊!这还是兄弟吗?

        狗屁啊!

        “镜挽月!”

        “我草!”江静恒虎躯一震!

        那姑娘可是猛人啊!没想到居然和黑龙走凑一对去了!

        这俩可都是狠人啊!

        真是配齐全了欸!

        就连诺糯的外公和外婆也惊了惊!

        “原来小月结婚了啊?”老太太笑了,脸上的褶子让她显得格外慈祥可爱:“黑龙那孩子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呢!哎!小江!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啊!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我嘞个去,怎么这把火烧到我头上来了?

        江静恒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这是严重恐婚的征兆啊!

        老大,救命啊!

        可惜,此刻啊!他老大注定不会管他的死活。

        甚至有点儿幸灾乐祸。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江静恒在心里哀叹连连,脸上还要露出微笑和老太太闲扯。

        他真想仰天大吼:谁敢——比——我——惨?

        车子停下来,江静恒赶紧给老太太和老先生打开车门。商行简抱着睡熟了诺糯下了车。她窝在他的怀里,真的就像个孩子。

        酒店经理付千里守在大门口多时了。一见商行简一行来了。立马就迎了上来。

        付千里是个长相英俊的干练男人。当初,初来乍到的他就是采用雷霆手段才彻底把这家酒店清理了一遍。要不然,这家酒店真的就要成商氏的鸡肋了。

        在他们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老太太突然脱离队伍,冲到了一个男人面前“啪啪”就给男人两个响亮的耳光。而男人身边的妖娆女人也被惊住了。目瞪口呆地瞅着眼前的暴躁老太太。等她回过神了,就跳起来要去推搡老太太。老爷子一看有人要欺负自家老婆子了。立马就迈着老腿儿,抬起老胳膊就要去保护妻子。

        江静恒迅速上前。将两个老人护在了身后。抬手就抓住了那个妖娆女人作势要推搡老太太的手。然后,手上一个用力。直接将女人顺势推开。妖娆女人后退了三步回头对着那个被打的儒雅男人娇呼一声:“死鬼!为了给你出气,我被人欺负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江静恒是认出来了。这个儒雅男人就是那个周晓茵的父亲周平!

        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可是就是不干人事儿。

        周平将捂着脸的手放下来。揪扯着那个妖娆女人给老太太老先生打招呼:“阿姨,叔叔!”

        “别!”老太太手一摆,冷冷一笑:“我可不敢当啊!周平啊!我老太婆今天打你这两巴掌。或许是冲动了。可是,你看看。你干的这些事儿。它是人干的吗?你的妻子病重,刚做完大手术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呐!可你呢?转头你却带着不三不四的女人来酒店。周平啊!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做的这些事儿啊!厚不厚道?那刘梦为何会成今天这样,全部都是拜你所赐啊!你的女儿如今恨你入骨,也是拜你所赐啊!你说说,你这都是什么事儿啊?闹到最后,家不是家,夫妻不是夫妻,父女不是父女!你图什么?”

        “不三不四?”那妖娆女人怒了:“老太婆,你说谁不三不四呢?”

        “就说你了!”老太太也是个暴躁的主儿。指着女人就叹了口气:“你明知道他有妻儿,有家庭。却依旧上赶着当家庭的破坏者。你说说。你能是正经人?姑娘啊!长点儿心吧!”

        “老娘要你管闲事啊?”妖娆女人怒吼:“你他妈的算哪根葱?”

        江静恒冷冷地瞪着那女人。那女人立马就又怂了。到嘴的台词儿说咽下去就咽下去。

        在她四处张望又怕自己表现得很怂的时候。她居然发现了一个世间少见的极品男人。虽然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可是,她一点儿都不带虚的。因为,她向来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绝对的信心。

        周平也发现女人乱跑的惊艳和贪婪的目光。顺着女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就看到商行简抱着诺糯站在不远处。他的身边跟着一票酒店工作人员。

        此人身份一定不低。

        因为,围绕着他的那些酒店工作人员都是高级别的。他不傻,仔细一想就能推断出那个男人的身份。

        商行简!

        一个传说中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高大颀长的身躯裹在一袭黑色的手工订制西装里。连他的脸部,也沉在一片绿植的阴影里。众人只能看见他的薄唇,以及那双黑眸射出的锐利目光。

        他虽然小心地抱着怀里的女子。却丝毫没有消减他浑身凛冽的气势。

        周平很清楚,那个男人是察觉到,他在看他怀里的那个女孩子。周平赶紧收回视线,却依旧能感觉到那男人带有煞气的视线始终盘旋在他的头顶。

        诺糯的外公也不着痕迹地挪动脚步。直接站在了周平面前。彻底阻断周平看诺糯的视线。

        而更奇葩的是,周平身边的那个妖娆女人居然还在对商行简搔首弄姿。

        周平一瞧,脸上更是尴尬。主要是他面前站着的是张兰的父母啊!

        这比让他裸奔还难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