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东宫之宠妻至上在线阅读 - 027 大齐宫变!

027 大齐宫变!

        连续好几日了,唐景泽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最近朝堂人心变动他不是察觉不到,变动的那些人说起来一半都是跟太后有关的。

        唐景泽自然是明白太后是坐不住了,她需要借助外部的力量去达到她想要的东西。

        太后十分重权,当初先帝病危之时就是太后坐在朝堂之上垂帘听政。

        活脱脱就是第二个吕后!

        再者,太后不仅重权还十分的享受天下人对她的万民朝拜。

        太后原本就不是大齐的官家女子出身,而是当初先帝醉酒之后的一次失误,而那女子是有本事的。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仗着自己的姿色和手段颇得先帝喜欢。

        一路从宫女到皇后再到如今的太后,也算得上是传奇了。

        太后并未有子嗣,况且唐景泽也是查到了不少太后的事情。

        为何当初后宫嫔妃众多却无一有人有孕?

        那是太后每次再先帝宠幸完那些女子会给她们赏赐一碗红花,亦或者赏赐一些首饰,而那些首饰都是经过了麝香浸泡的,长期佩戴亦或者放在身边怎么会有身孕?

        为何当初后宫分明有嫔妃有孕,总会莫名其妙的小产?

        那是太后在暗中操纵,让这些嫔妃不能有孩子。

        唐景泽和唐景州的出生那真的是一个意外,那是先帝刻意隐瞒,也是柔贵人自己小心谨慎才有的。

        直到生下唐景泽和唐景州两个人,两个人被瞒了五年之久才被人知道,而那个时候太后就是想动也动不得了。

        只能从别处下手,用了双生子的流言,逼的先帝不得不听太后话。

        那个时候太后大权在握,先帝在她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也只能忍辱负重。

        先帝嫔妃不少,可子嗣稀薄。

        真正留下来的,成年的皇子也不过三个人。

        公主?更是没有一个。

        而他潜伏多年收集太后的证据,只等一个时机彻底扳倒太后。

        说起来,大齐就算是再不堪……也轮不到一个女人,亦或者是一个出身卑微草菅人命的宫女来把持朝政!

        太后……她还不配!

        ……

        慈意宫。

        太后笑的诡异,再过不了几日,这大齐就是她的了,想想都觉得心情大好。

        唐明忠已经被她派人控制住了,不过一个唐景泽而已,又能如何?又能奈她何?

        当初若不是为了脱离自己宫女的身份,她又何必处心积虑的去勾搭一个能当她爹的男人?

        那个老男人费了她多少功夫?到最后居然还敢联合那群女人想废了她?

        她费了多久功夫才爬到皇后的位置上?想废了她?可没那么容易!

        于是,她先一步下手。

        既然觉得她不配后位,那不如他先去见阎王爷。

        处理了先帝,她膝下并无子嗣,只能扶持年幼的唐景泽登基为帝。

        那个时候,唐景泽已经十一岁了。

        他已经能感觉到宫里的暗潮汹涌,小心翼翼的护着母妃和自己的弟弟,可就是如此也没有打消太后的疑心。

        柔贵人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将年幼的唐景泽和唐景州二人关在柜子里,告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许出声。

        两个人就在柜子里,透过中间的缝隙看到太后是如何杀了柔贵人的。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柔贵人挂念柜子里的孩子,尽量不去看他们。

        每个母亲都有一种护着孩子的本能,希望在他们眼里心里,母妃是温柔大方的,而不是如今这副模样。

        柔贵人被太后赐了梳洗之刑。

        唐景泽是眼睁睁的看着母妃断气的,却还不忘捂住唐景州的眼睛。

        可是那惨叫声还是刺激到了唐景州,更别提太后口口声声都是说柔贵人为了大齐未来的君上。

        于是在年幼的唐景州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

        整整三个时辰,唐景泽就躲在柜子里,直到外面没有了任何声音,传来打雷的声音。

        紧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

        唐景泽才跌跌撞撞的推开柜子,脸色发白的冲向柔贵人。

        那一夜雨下得很大,院子里都是腥红的血迹,地上的尸体无人去管。

        两个十一岁的孩子就只能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一个哭嚎,一个麻木。

        直到天亮,还是被柔贵人救过的一个太监来将柔贵人背了出去安葬好的。

        下了一夜的雨,地上的血迹几乎被冲刷的看不见痕迹。

        可是亲眼见过可又怎么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几日太后扮演着母子情亲,唐景泽心里恨的发狂,可也没有办法。

        毕竟……他的权力势力都不如太后,如今能做的也只能是忍着了。

        唐景泽日日都去看唐景州,年幼的唐景州自然是害怕的,抱着唐景泽哭个不停,唐景泽对着自己的弟弟安慰道:“兄长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你要在宫里保护好自己,不要出去乱跑。终有一日兄长会带着你光明正大的站在众人的目光下。”

        唐景泽知道,太后要的不是他登基为帝,而是一个傀儡皇帝。

        于是,登基大典的当晚,唐景泽一路斩杀了太后不少人,那血迹从大殿蔓延了一路。

        他将皇位给了唐明忠,让他成为自己站在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上。

        不为其他,唐明忠和他是同一年出生,不过是小了几个月罢了,况且唐明忠的外家太后还不敢动,所以唐明忠代替他是最好的。

        他恳求,安排好了一切,便离了皇宫。

        自此以后,在无人知道大齐真正的君上在何处?而唐明忠戴上面具替自己的兄长拦下了这个位置。

        对于唐景泽这个兄长比起来,他无疑是幸福的。

        外家势力强大,太后……还不敢动。

        ……

        这一日,唐景泽坐在上首听着下方臣子的进谏,听到外面的声音,眼睛一亮,来了……

        太后抱着先帝的牌位一步步的走进朝堂之上,首先就先发制人说了唐景泽如何大逆不道,如何为君不仁,如何欺上瞒下。

        朝堂众位大臣低着头,没有人说话。

        唐明忠也带着唐景州进了朝堂,当朝指责太后如何欺瞒先帝,杀害先帝,祸乱朝堂,毒害后宫嫔妃,使得先帝子嗣稀薄。

        乱杀无辜,面对先帝之灵并无半点尊敬,反而以公谋私,勾结朝中大臣企图谋朝篡位,桩桩件件都是罪无可赦!

        如此之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按律不配一国太后,当处死刑,不入皇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