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历史小说 - 星空流浪汉在线阅读 - 第1018章 结发为誓

第1018章 结发为誓

        第1018章    结发为誓

        其实,路义担心自己已经被普罗仙门盯上,如果还随意拿出法器来卖,那接下来肯定会麻烦不断。

        当然,他可以一走了之,但圣西罗家族可就要替他承着这些麻烦了。

        所以,他要制造一个只剩下一把法器的假象,自然不能让普罗圣女轻易达到目的。

        普罗圣女听着路义的说辞,顿时泄了气,但还是不愿就此放弃,继续争取道:“价钱方面好商量,你有什么条件也尽管说,我真的很有诚意,希望公子再考虑考虑。”

        路义故作坚决的摆了摆手,道:“圣女不必再说了,我不会考虑。”

        普罗圣女自是相当失望,想了下,退而求其次的道:“那,借我用一次总可以吧?”

        路义装作沉吟,道:“这个倒可以考虑,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什么时候用,用来干什么,用多久。”

        普罗圣女顿时回复笑容,道:“还有九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杰青比试,什么时候对上那王八蛋金罗圣子,我便什么时候用,用完之后必定马上归还!”

        “敢情,你跟那金罗圣子有仇!”路义顺便吐槽了一句,然后点头答应道:“那行,到时候我也去开开眼界,等你遇上那厮,我便借剑予你一用吧。”

        “好!一言为定!”普罗圣女很是激动,比捡到钱还高兴。

        “那,圣女没啥事就请回吧,到时我自会带着法剑前往比试现场。”路义实在不敢再对着普罗圣女,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前摸她的脸。

        但普罗圣女嘻嘻一笑,搓着手道:“来都来了,起码让我看一眼那法剑嘛,行不?”

        看来,不满足这个愿望,这妞肯定会赖着不走。

        路义只好从贮物手环中打开意识空间,从里面挑出一把适合女子使用的轻灵长剑,放在了桌子上。

        普罗圣女当即毫不客气的将法剑拿了起来,并抽剑出鞘。

        随着剑身抽出,顿时寒光四射,一道道凛冽杀气迸发,直令简茹和米舍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光是看着,法剑便能给人一种心悸、颤栗、不可匹敌的感觉。

        而将它握在手中的普罗圣女,只感到自己浑身充满着汹涌澎湃的力量,即使千军万马当前,也绝无人可缨其锋。简直就是睥睨天下,气吞八荒。

        感应到法剑内蕴藏的霸绝威能,她无比的确定,这就是一把完好无损的古仙修法剑。

        许是感觉太美妙,普罗圣女拿着剑就放不下了,一边仔细欣赏,一边用手抚摸,真个垂涎欲滴,爱不释手。

        路义见她看了半天都没完,有点不耐烦,忍不住开声道:“圣女,看也看过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普罗圣女却眼珠一转,道:“公子,兵器可是要经过磨合才能趁手呵,我得练习一下。要不这样吧,这段时间我就不走了,留下来练习,行不?”

        这简直是得寸进尺,简茹和米舍当然非常抵触,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只好望向路义,猛使眼色。

        路义不禁揉起了眉心,实在不知怎样应对呀。

        普罗圣女也不傻,自然看得出,简茹和米舍的态度也很重要,二女若是坚决反对,那自己肯定不能如愿。

        想了下,普罗圣女转移目标,对简茹和米舍笑笑道:“两位小姐,我对你们真是一见如故啊,要不咱们结为姐妹如何,以后我来罩着你们!”

        二女闻言,自是惊喜万分,有了普罗圣女这层关系,那几乎等同于倚着了普罗仙门这座大靠山啊!以后谁还敢欺负圣西罗家族呀!

        “如果圣女不是开玩笑,我姐妹俩自是求之不得!”简茹虽然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为了能留下来,但也无妨呀。

        “当然不是开玩笑!”普罗圣女为表诚意,当即横剑割下一缕头发,道:“咱们结发为誓吧,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二女对视一眼,随即也各自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

        接着,三女将各自的那一缕头发绞缠在了一起,齐声严肃的道:“结发为誓,姐妹连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显然,这是当地人的一个结拜仪式。

        路义见状甚喜,如此一来,自己走也走得安心了。

        “圣女,那法剑就暂由你保管吧,比试完了再还我。”

        路义说着,便自顾走出了会客殿,实在不能再看着普罗圣女的那张绝世容颜了,忆起亡妻的感觉可真不好受,堵得慌!

        “嗯,好的!”

        普罗圣女达到目的,自是心花怒放。但看着路义竟走了出去,她不禁暗自腹诽:这家伙咋的啦?刚见面时就明显被我勾走了魂,现在有机会套近乎却又跑了?搞什么,奇怪!

        ……

        路义自是不知别人的想法,躲回自己的寝殿,鼓捣别的事情……

        他打算加工几张特殊面纱,让米舍出门时使用,以免她太过引人注意。

        命侍婢送来一些普通面纱,路义便取出刻画仙修阵纹的工具,在面纱上绘画禁制阵纹。

        绘画阵纹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施法过程,强大的法力将能量汇聚,被封印在阵纹中。

        经过这种方式加工的面纱,即使山仙的神魂洞察力,也很难看得穿。它不单可以遮掩面容,还能掩盖气息,最大程度的阻隔了别人的窥探。

        在真仙级别的神魂洞察之下,任何易容术和变化术都会被一眼看穿,而只有禁制阵纹才会起到阻隔作用。

        大部分的高阶仙修阵纹已经失传,所以,现在几乎没有人能造出这种面纱了。

        因此,可以说,路义造的这种面纱就是世间少有的宝物,有钱也不能轻易买得到。

        绘画完面纱,已是过去了半天。

        持续运行法力,路义也不免有点累了,于是收好工具和面纱,便盘坐静修起来。

        岂料,没过一会儿,红薇突然发来了通讯,“公子,有人要强买陆一美酿的工艺配方,奴婢自是不鸟他们。但他们不肯罢休,现正在铺面门前赖着不肯走,说是要挑战城主,以赌斗决定配方归属。他们显露了土仙境的修为,巡城卫兵不敢贸然动手,只得请公子前来解决。”

        利之所至,这种麻烦事迟早都会发生,所以路义听着并不怎么觉得意外。

        他倒是希望这种事早点到来,因为他便可以在临走前,来一个杀鸡儆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