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人在洪武,朝九晚五在线阅读 - 第473章 天涯何处觅知音

第473章 天涯何处觅知音

        雨工恋故栖,十步九回头。

        至今秦淮曲,蜿若春蛇游。

        再次踏上秦淮烟波里,岳麟只感觉到江南水乡的温润。

        难怪在此定都的政权,无论是东吴,东晋,还是南宋,都选择偏安一隅。

        实在是此地太过安逸,江南美人的小家碧玉,温婉闺秀很容易令人沦陷其中。

        若非洪武大帝幼年出身贫寒,加之意志坚定,才能不被温柔乡所拦住脚步。

        “好酒!再给咱倒一杯!”

        “贤婿啊!出来喝酒,怎么还闷闷不乐?”

        “你那杯里养鱼呢?还不赶紧跟咱喝一杯!”

        老朱很是清楚如何放松,后宫佳丽三千,他又岂能看得上秦淮河的浪姐儿们。

        不过是想来喝酒放松罢了,太子朱标同理。

        在宫中太过压抑,唯有到此处,方能短暂放松。

        岳麟知道二人都是深情之人,并不会乱来,所以才答应做了“帮凶”。

        再看如今的岳父朱元璋,玩得那叫一个尽兴。

        唯有在秦淮河,短暂忘掉家国天下,当一个凡人过过瘾。

        “咱可听说了,当今皇帝让你们有机会回家。”

        “你们为何还留在此地啊?”

        “莫非是这家店,不尊皇帝法令不成?”

        老朱前来,同样有暗访之意,他曾经下令收画舫赌坊重税,让风尘女子有机会选择离开。

        “这位老爷还真是关心我等呢!”

        “奴家很是感动,可是我等离开此地,又能做些什么呢?”

        “唉!好一点的能去大户人家当个丫鬟,否则就只能穷困潦倒,还不如在此地讨生活。”

        “是也是也,若是遇到一个真心人,我们再赎身不迟。”

        “谁能想到当今皇上圣明,连我们这些风尘女子的事情都这般关心呢?”

        朱元璋听过后,内心有一些窃喜,又有一些愧疚。

        很多女子并非不想赎身离开,只是没有一技之长。

        她们自幼学习的琴棋书画,离开此地后,根本无用武之地,更别说赚一口饭钱了。

        “这位大爷,您来喝酒不就是为了开心?”

        “咱们这些姐妹,已经很感激皇上了!”

        “对对对,今日不醉不归,若是喝醉了,我等伺候大爷歇息便是。”

        此言一出,吓得老朱一激灵,他可不敢轻易留宿在外。

        真当马皇后拿不住刀?

        朱标小酌一杯后,问向岳麟:“妹夫啊!最近别提多难受了!”

        “之前你跟我说过,慧儿不可过早生儿育女,否则会损伤根本。”

        “这些时日,为兄都在忍耐,忍耐,再忍耐!慧儿还以为孤有意疏远!”

        听闻此言,岳麟老脸一红。

        如今大明的安全措施可没有那般齐全。

        “咳咳!大舅哥,只要你在关键时刻,不要七进七出就行!”

        “七进七出?好你个岳麟,你跟英娆和敏敏,是不是已经七进七出了!”

        被朱标这么一问,岳麟面红耳赤,显然有些招架不住。

        朱元璋见长子和女婿相处融洽,倒也乐在其中。

        “咱先去解决三急,一会就回来!”

        说罢,老朱起很离去,直奔茅厕而去。

        走出画舫,一名男子依靠在栏杆上,手提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仿佛天上的一轮明月,就是他的最佳酒友。

        “大兄弟,都来这里了,怎么还一人独酌?”

        “嗯?你我之前似乎见过?还抢夺过花魁!”

        老朱一眼认出王保保,二人曾经还在这画舫因为花魁差点大打出手。

        “嗯?你不就是带着儿子和女婿逛窑子的老不正经?”

        “你特娘咋说话呢?老子好心问你!”

        二人气呼呼一坐,王保保叹气道:“你又怎会知道鱼儿始终不得水的痛苦!”

        “想我尽职尽责多年,东家说不要就不要,将我弃之如敝履。”

        “可我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能够帮助东家东山再起,殊不知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老朱看那人长吁短叹,想必是生意失败,又被扫门处地,忍不住出演安慰。

        “唉!我那女婿最喜欢哼唱小曲!”

        “咱就喜欢一首,那词曲通俗易懂!”

        “论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重头再来!”

        老朱此言一出,惹得王保保哈哈大笑:“你这老不正经倒是有趣!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释怀了!”

        “可惜啊,人生能有几次重头再来的机会?”

        “你且跟我说说,今日是否又来睡花魁!”

        老朱虽然有三急,看到眼前浪荡人,却也不忍直接离去。

        两人干脆坐在一起,举杯对月。

        “什么睡花魁?咱就从来没有过!”

        “咱就是不能任由你侮辱花魁!”

        “看你那鞋拔子脸就不是好人!”

        王保保气急反驳道:“我鞋拔子脸?我不像好人?你那猪腰子脸就像好人了?”

        “我最近才被东家扫地出门,你最好少招惹我两句!”

        老朱不甘示弱道:“怎么?一个爷们儿,来这点难关都过不去?”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大不了再找个东家就是!”

        “君臣相知,如鱼得水!说来如意做来难!待到哪天,咱给你介绍个东家!”

        老朱只当对方是货郎,让海商会接受,岂不是一举两得?

        王保保感慨于对方好心,笑道:“你这人虽然老不正经,心肠倒是不错!之前是误会了,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老朱喝尽杯中酒,怒斥道:“别叫咱老不正经!咱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以后叫我老朱便是!”

        王保保笑道:“好好好,你叫我老王便是!以后我就住你隔壁,天天找你喝酒!”

        画舫之内,岳麟与朱标等待片刻,都不见老朱归来。

        “大舅哥你现在此地等候,我去寻一下岳丈大人。”

        说罢,岳麟亲自前去寻找,却看到低绮户下,有两人已经喝的醉眼迷离。

        “老朱啊,你这样的人,要是我东家!我保证能帮你赚大钱!赚个天才出来!”

        “老王啊,你就别吹了!就你这脾气,难怪你东家把你赶走,跟头倔驴一样!”

        老朱突然起身,王保保吓了一跳,“你这是作甚去?不就说了你两句老不正经?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朱元璋情急道:“就算不醉不归,咱也要先解决尿急才行!”

        /98/98727/32089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