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求求了!别让那个家伙发现我!

第一百八十八章 求求了!别让那个家伙发现我!

        “朱先生:未来的我只想掐死今天的自己”

        “《投桃报李》”

        “朱先生:毁灭吧,累了”

        “没关系,朱先生还不一定有未来呢【狗头】”

        “这地方也太阴森了吧……”

        “有第一期去废弃精神病院的那种感觉了……”

        一排排弹幕闪过的同时,林牧鸽也从正门走入了教学楼的内。

        而他刚进来,墙上那一排排画也唰的一下看向了他……

        身后的朱守正。

        空洞的眼中没有丝毫生气,沉寂肃穆的感觉配上阵阵阴风让朱守正死死咬着牙。

        “很好。”

        林牧鸽啪的一下把手电关上。

        瞬间,教学楼里随后的一丝光芒也消失不见。

        “昨天大家也看到了,这里面其实全是鬼火的,只不过我手电的光太亮了,让鬼火自惭形愧不敢出来。”

        “我们给它一次机会好吧?”

        林牧鸽话还没说完,前面就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了一团鬼火。

        不是昨天那种冰冷的幽蓝色,而是那种仿佛夜间饥饿凶兽双眼般的惨绿色。

        在绿光的映衬下,整个教学楼更加阴森恐怖起来。

        空旷大厅角落里的诡异植物轻轻摇曳着,斑驳的墙壁旁,原本写满了校史和优秀同学的展板上不知为何,在黑暗中能隐隐看到一些字体在像是蚯蚓般扭曲的爬动……

        “很好,有鬼火的话我们就不用手电了,非常的环保,非常的省电。”

        等鬼火飘到他身旁,林牧鸽直接把手电筒收起,对着摄像头竖起了大拇指。

        惨绿色的光芒下,他灿烂的笑容和朱守正苍白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此刻,两人仿佛不是来自一个世界般……

        “小林……我觉得这点儿电就不要省了吧……”

        朱守正十分痛苦地说到。

        他过亿的身价何必省下这么一点点手电筒的电呢……

        “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嘛,而且鬼火这光不比手电筒要透亮得多?”

        林牧鸽拍了拍手。

        声音在大厅中诡异地回响了起来。

        “……这个拍手是在探测诡异什么的吗……”

        尽管心中万分后悔,但事已至此,朱守正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丰富人生。

        “不,就是单纯地想拍拍手而已,走吧。”

        林牧鸽驯服了那团绿油油的鬼火后,带着朱守正朝着前面的走廊中走去。

        “《环保省电》”

        “朱先生:你怕不是忘记了我的身价”

        “《单纯地想拍拍手》”

        “求此时此刻朱先生的心理阴影面积”

        “和鸽鸽走在一起,那些画里的人只能盯着你看,太恐怖了……”

        “那些画看都不敢看鸽鸽一眼……”

        “这个鬼火的光真的太阴间了吧……”

        在林牧鸽关掉手电后,直播间的人数逐渐从原来的三百万变为了二百五十万。

        绿色的光芒下,直播间阴间得超乎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

        “兄弟们,有没有一种梦回高中的感觉?”

        走进走廊,林牧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

        “看这些名人名言。”

        他把摄像头对准了墙上的挂着的各种名人画像,并冲他们一一颔首致意。

        只不过在鬼火的灵魂打光下,它们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狰狞。

        “三人行必有我师,谁把那个三给扣了,真没素质,对吧?”

        林牧鸽很是心痛地摇了摇头,上面的孔子画像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唉,再看看这些教室,仿佛回到了美好的高中。”

        他又把摄像头对准了一侧的教室。

        透过无比残破的窗户,可以很不清晰地看到里面桌椅的摆放。

        “朱先生,有没有一种想要进去上课的冲动?”

        “……完全没有……”

        朱守正嘴角抽搐了一下,而一旁的林牧鸽已经随便找了个教室推门而入。

        在朱守正进来后,他熟练地将门反锁上。

        还顺手捡起一旁没毛的扫帚顶在了把手上。

        “放心吧朱先生,我能感受到,这里面一定是有鬼的。”

        林牧鸽看着空无一人的偌大教室说到。

        他这话一说出来,朱守正额头上也唰的一下冒出了冷汗。

        “完蛋了。”

        看着被严防死守的门,朱守正心底是拔凉拔凉的啊……

        “真有学习的感觉啊,尤其是这个第一排。”

        林牧鸽坐在第一排抬头看着黑板。

        黑板的右侧一排还能依稀看到课表和这周的值日生。

        “语数外……政史地,这还是个文科班呢。”

        “文科班的诡异一般都非常的有创造力,总会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林牧鸽拿起摄像头唰的一下看向了书桌堂。

        “很好,没有。”

        他又检查了一下讲台的下面。

        除了一些落灰好久的小物品外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这种野生的诡异都非常的喜欢和你玩捉迷藏,童心未泯的,非常可爱。”

        “一般和诡异玩这种游戏,我一般都比较喜欢带入。”

        “就是假如我现在是诡异,林牧鸽正在找我,我会藏在……哪里呢……”

        林牧鸽在鬼火绿光的衬托下小声说到。

        这一幕不禁让人的脑中生出了阵阵恍惚。

        到底谁是人,谁是鬼?

        “哈!我就知道!”

        林牧鸽冲朱守正使了个眼色,然后突然唰地一下拉开了窗帘。

        惨绿色的光芒下,一个破旧的娃娃出现在了镜头面前。

        “小老弟,伪装得不错,但是太常规了,有些老套。”

        “这些书桌下面都是可以藏的,你……”

        林牧鸽的呼吸突然一窒。

        “等等……”

        他戳了戳那个娃娃。

        然后战术后仰了一波。

        “嘶……这好像……就是个普通的娃娃……”

        他揉了揉鼻子,老脸一红。

        “哈哈哈哈哈鸽鸽也有判断错的时候啊!”

        “身败名裂了【狗头】”

        “《普通娃娃》”

        “《太常规了》”

        “《伪装不错》”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

        “嘎……”

        一排排弹幕闪过的同时,一旁的朱守正莫名听到了一丝轻微的细响。

        他循声低下头。

        就在一旁的杂物箱里,各种排球篮球的下面,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正死死地盯着他。

        “嗡!”

        看到这一幕,朱守正的脑子里嗡的一下,心脏砰砰砰砰地跳动着。

        但还没等他叫出来,那只诡异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胆怯和乞求的神色。

        然后缓缓的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一旁拼命编理由解释的林牧鸽,打了个寒颤后摇了摇头。

        最后甚至还冲朱守正抱拳作揖……

        即便已经是阴阳两隔,朱守正还是读懂了诡异这一连串动作的含义。

        求求了!别让那个家伙发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