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检查一下这个大宝贝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检查一下这个大宝贝

        “干得漂亮!”

        “这个仙茶连色诱都不会【狗头】”

        “反正仙茶都要死了,为什么鸽鸽不能在她死前爽一下呢【狗头】”

        “???楼上的脑子里想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说实话,还没有拾一可爱”

        “一片焦土啊……”

        “这就结束了吗?”

        “还没结束呢。”

        等到最后一簇火焰也散去,林牧鸽深吸了一口气说到。

        一个小时前,整个山谷还像是被泼了五彩的颜料般缤纷绚丽,美丽动人。

        但现在,已经满是火焰留下的漆黑,没有其它任何植物,像是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战斗般。

        “仙茶是一种生命力很顽强的植物,我需要再去仔细检查一下,不给它任何机会,铲草除根嘛。”

        “而且仙茶都是意识连通体,它残存的意识甚至可以隐藏在一个小小的叶片中,所以必须在严格筛查一波。”

        林牧鸽一边说着一边重新走入了山谷之中。

        “我帮你。”

        后面的麦钰然犹豫了片刻后也同样跟上的林牧鸽的步伐。

        她身为诡异,刚才的大火根本无法接近,只是在后面留下了几张照片而已。

        “看到仙茶就不要放过。”

        林牧鸽递给了麦钰然一根蜡烛。

        “嗯。”

        “像是这种,就直接烧掉。”

        在漆黑的灰尘中他很轻易的就发现了一根彩色的仙茶,然后毫不留情的烧掉。

        “明白了。”

        麦钰然点了点头,跟着林牧鸽学了一会儿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姐妹,放过我。”

        刚远离林牧鸽,她的脑中就传来了一阵仙茶无比虚弱的声音。

        麦钰然眉头微皱了一下,看了眼远处一边和大家科普一边斩草除根的林牧鸽,并没有打断脑中仙茶的声音。

        “我们都是诡异,我们本就比人类强,人类生来就该成为我们的饲料。”

        “姐妹,认清现实啊,你已经是诡异了,尽管你以前是人类,但现在你就是诡异。”

        “人类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一直都是在利用你啊。”

        感受到麦钰然似乎有被说服的痕迹,仙茶的声音变得柔软了许多。

        “你知道吗,曾经的我只是一株小草,每个人都会来践踏我,会折断我的枝叶。”

        “直到那天,我本能地缠住了一个人类,在吃掉她后,我感觉……我重生了。”

        “我得到了重生,以前的我就是个瞎子,就是块石头,但在吃掉那个人类后,我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了,我可以思考了。”

        “姐妹,你还没吃过人,但你已经感受过人类的恐惧了,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人肉比人类的恐惧,要好吃一千倍一万倍,那才是我们诡异该吃的东西!”

        “造物主创造我们,就是要让我们吃人的!人类就是这个世界的蛀虫,我们才是代表正义的啊!”

        仙茶的语速越来越快,麦钰然也停下了上手的动作。

        她沉默着站起身,将棒球帽拿下,轻轻地放在了地上一个孩童还没被消化完的尸骨上。

        梳着短马尾的黑发微微翘起。

        “姐妹,我活了快八十年,我不想死,我还不甘心。”

        “你救我一命,我不会忘记的。”

        仙茶的语气愈发急促。

        一旁清理她残留汁液的林牧鸽就像是喝了口茶水的老大爷一样,无论多细小的茶叶渣都能被他找出然后吐出来,一丁点儿都不放过。

        “姐姐,我还没看过大海呢,我也没有见过其它地方的天空……”

        麦钰然的眼前,一个四五岁小女孩的形象缓缓浮现。

        “姐姐,带我走好不好,茶茶只想活下去啊,我有什么错……”

        仙茶的表情一阵委屈,两行清澈的泪水从她略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滑落。

        “我还有一颗心,一粒种子,姐姐可以救救我吗……”

        “……可以。”

        麦钰然沉默了两秒钟后,看着仙茶那可爱的小脸露出了一个微笑。

        “姐姐跟我来!”

        仙茶咬着嘴唇犹豫了两秒钟。

        看到林牧鸽有说有笑的样子,她一把拉住了麦钰然的手朝着山谷的深处跑去。

        对她来说,现在真的是绝境了。

        麦钰然……真的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再给她犹豫了。

        仙茶握着麦钰然的手微微用力。

        而跟在她身后的麦钰然则面无表情,看不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姐姐,这就是茶茶的心了……”

        在山谷深处一块巨石的隐蔽夹角处,一团彩色的茶叶缓缓展开。

        “咕咚……”

        看清仙茶嘴里所谓的“心”后,麦钰然的瞳孔一阵收缩。

        这颗心,确切地说是一个婴儿,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儿。

        在婴儿心脏的位置,深深地扎入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根须。

        而从婴儿的嘴里,延伸出了一粒虹色的种子。

        “可爱吧?”

        仙茶的小脸一红,轻轻地将那颗种子摘下塞到了麦钰然的手中。

        随着种子的离开,根须逐渐枯萎,婴儿的尸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

        周围那些绚丽的茶叶也瞬间失去了生机。

        “姐姐,茶茶就……”

        仙茶的话还没说完,麦钰然就当着她的面将那颗种子扔到了石头上。

        “你知道……我也是被你杀死的吗?”

        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然后蹲下身,单手攥拳,一言不发地按在了那颗种子上用力碾碎。

        而前方仙茶的身体,同样像是那颗种子一样缓缓地裂开,破碎。

        眼中满是震惊,不甘,难以置信和无尽的痛苦。

        以及……

        恐惧。

        “咔……咔!”

        坚硬的石板阵阵龟裂,伴随着仙茶的恐惧,麦钰然的拳头甚至深深地嵌入了石头的内部。

        “好了,她必死无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的林牧鸽又划开了一根火柴添了把火。

        “我就知道麦钰然不会被蛊惑的!”

        “可以可以!”

        “虽然不知道鸽鸽看人怎么样,但是看诡异都是很准的!”

        “《斩草除根》”

        “为年兽村死去的村民们默哀”

        “我刚才真以为麦钰然要救仙茶呢……”

        “那些为仙茶说话的,看着这些孩子们的尸骨,还觉得她可以原谅吗???”

        一排排弹幕闪过。

        其实林牧鸽早就发现麦钰然的异常了。

        但就像是弹幕上说的,他虽然看人不太行,但上辈子作为一名灵异资源管理从业者,专职mr(mysterious    resources),看诡异简直一看一个准。

        “各位,咱们……最后祝提督牲日快乐吧。”

        林牧鸽拿出了那个手机,目前提督还在自行充电中。

        “对了,这个地方很快就会重新长出各种植物,这些黑色的都是肥料。”

        “可能还会长出仙茶,但是这个重新长出的仙茶是完全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和咱们杀死的那个没有一丁点儿关系了。”

        “林牧鸽!这里有颗蛋!”

        后面默默将那个孩童尸骨掩埋的麦钰然喊道。

        “啥?”

        林牧鸽凑上前去。

        在地上有一个石洞,上面盖着另一块石头,里面躺着一颗超大的蛋。

        “嚯!兄弟们!年兽的蛋!隐藏得挺深,我刚才还没发现!”

        林牧鸽放下摄像机,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那颗圆滚滚的蛋给抱了出来。

        “《意外收获》”

        “这蛋也太大了吧!”

        “这么看……烤着吃的话好像还不止能够七八个人吃饱……”

        “你这蛋会说话吗?【狗头】”

        “你故意找茬是吧?爱要不要吧。【狗头】”

        “这个蛋还能孵出小年兽吗?”

        “感觉像是《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潇洒哥【狗头】”

        看到这么一颗雪白的大蛋,大家一时间都战术后仰了一波,顿时就觉得自己手里的早餐鸡蛋不香了。

        年兽蛋的外壳是那种像是雪一样的白色,外形就像是鹅蛋的等比例放大,只不过放得有点儿太大了……

        简单的目测一下……

        差不多能有一米五六吧……

        “很好,我检查一下这个大宝贝。”

        把整个蛋都安全抱到外面后,林牧鸽松了口气,然后趴在蛋身上敲了敲蛋壳,发出了那种像是敲门的声响。

        “可惜,这是颗死蛋了。”

        又换了几个不同的位置敲了敲后,他有些遗憾的说到。

        “正常年兽蛋在孵化出小年兽之前是不能离开自己母亲的,这颗蛋应该是被仙茶强行拐来的,现在再还给年兽也来不及了。”

        “但幸运的是它还算新鲜,年兽的外壳也非常的坚硬,有保鲜的作用,所以这颗完全能吃!”

        林牧鸽个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掂量了两下后狠狠砸在了年兽的壳上。

        嘭的一下,石头碎了。

        “???这么硬的吗??”

        “怕不是得电锯才能打开”

        “《但幸运的是》”

        “鸽鸽喜提家庭成员×

        鸽鸽喜提口粮一顿√”

        “鸽鸽赢麻了啊!”

        “年兽村的村民们现在还没醒吗?”

        已经是早上七点多,直播间的人数也是突破了二百五十万,可惜最精彩的部分都是发生在阴间时段。

        “年兽村的村民们估计得睡上个一天,他们大半时间都活在仙茶的幻境下,精神太紧张了。”

        “兄弟们,接下来就是一些善后的工作了,我就不直播了。”

        “也感谢通宵陪我的朋友了,感谢房管,感谢亮哥!”

        “大家也都早点休息!”

        林牧鸽把年兽蛋放倒,然后一边滚蛋一边说到。

        感谢了一波大家礼物后,他也关掉了直播。

        “你也辛苦了,得到你想要的真相了吗?”

        他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麦钰然。

        她也算是……为自己报仇了吧。

        “真相……”

        麦钰然长叹了一口气。

        她作为一名渴望真相的媒体人,有时候在接近了真相后,反而会更迷茫了。

        “喂大师。”

        林牧鸽刚想报警说明一下情况,恐怖大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林哥,我看了你直播了,然后有个情况想和你说明一下。”

        “嗯,你说。”

        “年兽村里,无论是年兽还是受灾的村民,都不是警察什么的可以安顿的,这也属于那种……就民间说的灵异事件吧。”

        “确实。”

        “其实咱们民间一直有个组织,叫做诡异研究协会。”

        恐怖大师停顿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

        “然后吧……这个诡异研究协会,目前已经晋升为诡异管理局了,也就是说他们不止是一个民间的组织了,他们……升级了,这么说……你能意会到吗?”

        “可以可以,明白!”

        林牧鸽拍了拍一旁熟睡的年兽的屁股,这妈妈当的,连自己孩子没了都不知道……

        “也就是说以后这种事情都归他们管呗,那确实方便多了。”

        “对,还是和林哥说话舒服,前段时间一直没和你跟亮哥说是因为他们也是这两天才变成管理局的,正好让他们安顿一下年兽村的村民,还有年兽,向上级展现一下,证明一下。”

        “可以可以,这个任务挺艰巨的。”

        “越艰巨越好嘛,然后林哥,这个组织……就你别和任何人说,这个属于……机密吧。”

        恐怖大师清了清嗓子说到。

        “放心,我懂。”

        “然后你以后就是明,直播什么的,给大家科普诡异,诡异管理局就在暗,做一些善后,你们之间的联系越少越好,万一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好方便内啥嘛……”

        “懂,可以,很谨慎。”

        林牧鸽竖起了大拇指。

        “那年兽村我就不管了,就交给他们了呗?”

        “嗯,你直接离开就行,他们已经过去了,处理肯定会处理得漂亮,但是速度估计不会太快,毕竟诡管局刚成立,特别缺人手。”

        “缺人手啊……”

        林牧鸽停下脚步看向了一旁的麦钰然。

        …

        …

        “前辈,咕噜噜……你去哪了!我七点半就起床了,呸!咱们今天去哪冒险?”

        和麦钰然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后,林牧鸽回到了他们住宿的小木屋里。

        正在刷牙的柠柠元气满满的眨着大眼睛问到。

        “前辈,你怎么有黑眼圈了?是昨晚没睡好吗?明明我在梦里已经把全部的怪物都给你清理掉了啊!”

        于欣柠呼呼哈嘿的对着空气打了一套拳。

        “……柠柠,其实……”

        “没事儿前辈!虽然你精神状态不好,但是我可以保护你!”

        她挺起胸脯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外面只比她矮了一头的年兽蛋。

        “哇前辈!这有一颗大蛋欸!”

        “……唉……”

        看着围着年兽蛋转圈圈的柠柠,林牧鸽疲惫的笑了一声,然后默默定了张会南城的机票。

        “走吧柠柠。”

        “去哪?这还是是我第一次跟前辈一起冒险呢!好激动呢!”

        “……回家。”

        林牧鸽拍了拍怀中的小熊猫抱枕说到。

        ps:

        (又一个事件结束了!)

        (祝大家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