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言出法随》(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五章 《言出法随》(求订阅)

        “这个蛛丝,味道一定十分鲜美。”

        林牧鸽把这一卷蛛丝从油锅里捞了出来。

        金黄色的表面看起来有酥又脆,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然后就是血苔了。”

        “这个做饭的步骤,也是有讲究的。”

        林牧鸽把摄像机对准了一旁瑟瑟发抖的血苔。

        “刚才血苔目睹了蛛丝死亡的整个过程,它现在心里很慌乱,很惶恐,很害怕。”

        “咱们人类在慌乱的时候会怎么样?”

        “会瑟瑟发抖,会不知所措,会冒冷汗,血苔也是一样的,大家看那些红色的,就是血苔的内脏。”

        装着血苔的盘子中,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许多暗红色的液体。

        林牧鸽从植物人小僵身上摘下的血苔本就是龙须状的。

        只不过它原本暗红色逐渐变成了那种正常的血红色,看起来就像是人类的毛细血管一样,可爱极了。

        “正常清理血苔的内脏会很麻烦,但是只要让它们看到同为食物的蛛丝是怎么消亡的,它们就会害怕到把自己的内脏流出来,就相当于咱们人类冒冷汗。”

        林牧鸽把这一小盘血苔倒进水池里清洗了一下。

        “《食物兵法》”

        “《杀鸡儆猴》”

        “血苔:对不起我拉了”

        “所以血苔真就凉拌吗……它们明明还在动啊,不用彻底杀死的吗……”

        “看起来就像是一团血管在爬……”

        此时直播间里已经有了一百多万人。

        林牧鸽和蛛丝的第二次大战也在小破站上疯狂传播了起来。

        各种鬼畜区up主也都摩拳擦掌起来。

        “血苔现在其实就已经死了,只不过它们还没意识到它们已经死了,所以它们还活着。”

        把那一团血苔仔细清理干净后,林牧鸽看了眼弹幕说到。

        “它们的内脏都出来了,理论上已经活不了了,现在能动大家可以理解为……僵尸。”

        “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告诉它们它们已经死掉了。”

        林牧鸽很粗暴的甩了甩血苔上的水,然后又把它们很温柔的摆在了案板上。

        “大家仔细看仔细听啊,这一步是处理血苔最关键的一步。”

        他把摄像头拉近,顺手又把角落里看着蛛丝和血苔全部惨死所以瑟瑟发抖的千手放了出去。

        “哎呀我现在又不吃你,你怕啥……”

        林牧鸽轻笑了一声,然后清了清嗓子俯下身。

        “你……们……死了……”

        他看着那一团血苔小声的说到。

        随着他这句话说完,刚刚还蠕动挣扎的血苔竟然还自我怀疑的愣了一下,然后很是凄凉的倒在了案板上不再动弹。

        “???”

        “真·告诉”

        “你马死了(幻听)”

        “《言出法随》”

        “《nmsl》”

        “死因:活着”

        “这也行???”

        清晰目睹了这一幕后,弹幕上一排排的问号闪过。

        虽然林牧鸽的做饭从来都很出乎意料,但这波言出法随也……

        也太随意了吧,好像闹着玩一样……

        就连看直播的藏狐主任也是皱着眉一脸狐疑。

        他看林牧鸽视频一直都是一边做笔记一边看的,一点儿没落。

        林牧鸽刚刚真就是说了句“你们死了”,然后血苔就死了。

        这……没有任何依据啊!

        “这就是处理血苔最重要的一步了兄弟们。”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他的死因,来一波死亡回放,这里面可是有细节的。”

        林牧鸽把摄像头拿下,对准了血苔刚刚吐出的那些暗红色内脏。

        “首先先给大家科普一下这些内脏的作用,没有它们血苔照样能像是刚刚那样以僵尸的形态‘假死’活着。”

        “通俗点儿说,就是只要血苔自己不发现自己的内脏不见,它们就不会死。”

        “所以这些内脏有什么用呢?它们在血苔的体内相当于那种……指南针吧,没有内脏,血苔就没有方向感,不知道前后左右东西南北了,甚至连距离的远近都不知道了。”

        “所以这和我杀死血苔有什么关系呢?有没有人已经反应过来了可以在弹幕上告诉我,稍微提示一下,诡异生物都有避热的特性。”

        他看向了反馈屏上的弹幕。

        “……所以这有啥关系啊……”

        “我这种普通人真跟不上鸽鸽的脑回路啊……”

        “该死,好想知道”

        “快做笔记做笔记!”

        “竟然真有一种上课的感觉”

        “好家伙,这就是美食主播吗【狗头】”

        “嘶……应该和老林说的具体什么话没有关系吧……”

        藏狐主任也思考着。

        但是林牧鸽的思路对于现代人来说还是太过超前了,他看了几分钟弹幕上也没有一个靠谱的答案。

        “大家如果刚才自己看的话,我是故意俯下身子接近血苔的,然后说话的时候是一边说一边冲它们哈气的。”

        “我的哈气是热的,诡异生物尤其是这种不太聪明的都会本能的去躲避热的东西。”

        “但是血苔现在没有内脏了啊!它们分不清方向了啊!”

        “也就是说它们刚才想用内脏判断一下哪个方向是远离我的,一用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内脏早就已经没了,然后它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死了!”

        林牧鸽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串离死不远的眼球果一边生动形象的解释到。

        “这时候弹幕上肯定有同学要问了,那你……那你把它们放在火旁边或者其它热的地方不都一样吗?”

        他看向了弹幕。

        弹幕上也果然闪过了一排“那你把它们放在火旁边或者其它热的地方不都一样吗?”

        “不不不,不一样的,血苔是分解尸体的,说白了,它们同样是把我们人类当成食物的。”

        “而且它们是知道我是人的,能看到我表情的。”

        林牧鸽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刚刚特地用了那种轻蔑带着怜悯的表情,它们就觉得我竟然被我的食物杀死了,甚至这个人类还在嘲讽我。”

        “这时候它们的心就会拔凉拔凉的,拌血苔毕竟是个凉菜嘛,它们的心当然是越凉越好。”

        “当然具体说什么话不重要,我是为了做出那种轻蔑的表情才说的那句话,大家随意就好,表情才是关键,我说得太温柔就做不出那种表情了。”

        “至于为什么血苔能分辨我的表情,这个……刚出生的婴儿都能分辨的,总之就是《食物心理学》。”

        林牧鸽重新固定好摄像机,一旁案板上的血苔尸骨未寒呢,他就已经把人家科普一遍又一遍了。

        “这也太有道理了吧……”

        “虽然听起来好扯但是我竟然没法反驳……”

        “《心理学家》”

        “怎么感觉好多漏洞,但是仔细看一下又没有漏洞……”

        “我给鸽鸽跪了啊!”

        “这段视频将流传千古”

        听了林牧鸽堪称详尽的解释,直播间里一百五十多万人除了牛逼无话可说。

        林牧鸽第一次提出《食物心理学》是在第一次制作大飞蛛蛛丝的时候。

        当时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个玩笑,没人能想到这竟然……竟然是个完整的体系……

        甚至一门学科…、……

        “将血苔杀死后,拌的这个步骤就很简单了,就和正常拌凉菜差不多,但我喜欢加一点儿眼球果的果汁,鲜灵。”

        林牧鸽熟练的加糖加醋,又摘下一颗眼球无情挤瘪。

        “看,这些血苔都一动不动了。”

        他拿起两根儿筷子在盆里拌了起来。

        “嗯,拔拔凉,就和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证明它的心都已经死了。”

        拌完后林牧鸽挑起一根品尝了一下,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

        “面对不同的食物大家也要学会变通,有的食物像是大飞蛛的蛛丝,就需要尊敬,血苔之类的凉菜就需要嘲讽。”

        他拿起摄像机召唤了三只千手过来。

        一只拿着凉拌的血苔两只端着炸好的蛛丝放在了沙发和电视中间的茶几上。

        “现在这位舵主已经到宠物公墓了,她说再给她二十分钟准备一下。”

        林牧鸽看了眼私信上叶子可刚给他发的消息。

        “那我……少接点儿饮料,眼球果的汁液真的特别好喝,和那种上等的米酒有点儿像,所以我用高脚杯喝一下。”

        他又从冰箱里把眼球果拿了出来。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差不多成年人小臂长,直径能有小孩脑袋宽的举行高脚杯。

        目测能装一半多那种大瓶的雪碧可乐。

        “666”

        “《高脚碑》”

        “《豪放派》”

        “《上流》”

        “《优雅永不过时》”

        “不愧是鸽鸽啊……”

        “我倒要看看鸽鸽以后还能给我整出什么新花样”

        刚刚林牧鸽简单制作的血苔已经足够刷新三观了。

        大家是万万没想到在这里还藏着个惊喜……

        “差不多。”

        林牧鸽刷了刷杯子,把两串儿眼球果全部榨干,正好装了小半杯。

        “昨天我不是摘了三串儿吗,还有个在这儿呢。”

        他小心翼翼的把杯子在了两盘菜旁边,然后拿着摄像机走到了大喷菇的屋子里。

        那一株幸运的眼球果就栽在大喷菇的旁边。

        上面密密麻麻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喷菇。

        “然后柠柠他们在游泳呢。”

        林牧鸽把摄像机对准了窗外。

        尽管夕阳的余晖即将消散,但好在外面三团鬼火依旧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柠柠和小拾一就在光芒下的泳池里快乐玩耍,传着球。

        银铃般的笑声不绝于耳,当然球就是季凡卜的脑袋。

        甚至季凡卜的身体也加入了战场。

        “多好。”

        看着这在鬼火下温馨和谐的一幕,林牧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好了,差不多了兄弟们,舰长小姐姐的直播马上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