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没教我怎么装作魂飞魄散啊!(二合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没教我怎么装作魂飞魄散啊!(二合一章)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会是百鬼夜行之类的吧?”

        “潮院长已经根本不敢说话了。”

        “空中的那些人是不是在看着鸽鸽……”

        “嘶……我不敢看了……”

        一排排的弹幕闪过。

        空中无数漂浮着的尸体不知何时集体转了个身。

        它们的脸上眼睛和嘴都是空洞的,就像是随手捏出来的泥人一样。

        而现在,那一双双空洞的眼正死死的盯着林牧鸽。

        “林哥……它们……”

        潮院长喉结微微滚动,他莫名有一种魂都要被吸走的感觉……

        “嗨,空中的朋友你们好吗?”

        林牧鸽举着手笑容灿烂元气满满的问到。

        “打个招呼啊,别害羞。”

        他拍了拍后面面无血色的潮院长。

        随着一个转弯,他们也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眼前的一幕让潮院长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小区的院子,一片空地,中间是一棵……百余年的大榕树。

        只不过这棵榕树上,垂吊着无数的人。

        就像是大多数绑满了红绳的许愿树一样,这棵大榕树上面全是人,吊死的人。

        有老人,有小孩,甚至还有猫猫狗狗等各种动物。

        它们的身体都整齐的面向着林牧鸽,无一不是眼神空洞,或者说根本没有双眼。

        在榕树的脚下,同样是老人和孩子。

        就像是正常小区里那样,孩子们抱着玩具疯跑,老人们坐在阴凉处下棋。

        但当林牧鸽进入院子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在了原地,无声的紧盯着他。

        “嗨!树上的朋友!那么好吗?”

        林牧鸽把摄像机交给了身后一动不敢动的潮院长,然后摸了摸旁边孩子的头,看了眼打牌老人的牌,站在大榕树下拉起了一个人垂下的手。

        “马哥,给我照张相。”

        在周围所有人黑洞洞的双眼“注视”下,林牧鸽比了个剪刀手。

        “《阴曹地府》”

        “《鸽鸽回家》”

        “这个曝光真的太阴间了”

        “说不定这里就是阴间【狗头】”

        “这些人绝对不是活人”

        “每日合影×2”

        直播间的人数在八十万左右上上下下着。

        在高清摄像机下,所有人都极为清晰的目睹了这章照片。

        林牧鸽站在一棵吊死了上百个人的树下笑容灿烂。

        而他的周围,是数不清的死人用空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月光没有任何阻挡的洒下,但只有林牧鸽身后有影子。

        “马哥,你也站这儿,我给你也照一张啊?”

        “我……我不用了不用了……”

        一听他也要照相,周围的所有“人”瞬间就又将目光锁定在了他身上。

        在大街上哪怕被这么多人注视正常人心里都发慌,更别说在这种地方被这么多死人盯着了……

        “各位,这棵是榕树,就和我们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榕树一样,只不过它已经死掉了。”

        林牧鸽拿过摄像机,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科普。

        “众所周知,动物能尸变,满足特定条件的话,植物也是可以的。”

        “榕树这种植物其实……很微妙,它能长得很大,占地方,而且木材又不好,但是以前几乎每个村子都会特地引入一棵。”

        “在一棵大榕树的覆盖下,小孩子可以玩游戏,老人们可以唠家常,大家就总是自然而然的找到榕树,并且以榕树为中心消遣时光。”

        “这些时光榕树是有记忆的,这些树上吊着的,周围玩耍的,以及空中的都是它的果实,或者说是记忆的显化。”

        他绕过周围的那些一直盯着他的人。

        “所以这还是棵念旧的树啊。”

        林牧鸽看着他身前的大榕树感叹到。

        “有点儿震撼”

        “确实,我们村口以前就有一棵大榕树”

        “我们村也是,小孩都在下面玩”

        “还愣着干什么?截图当壁纸啊!”

        “榕树确实没有什么商业的价值,但是很有人文价值”

        “这棵榕树至少也有百年了吧?”

        “嗯,差不多。”

        林牧鸽看了眼弹幕,点了点头。

        “一般榕树能记住多少人,和它的年龄的确相关。”

        “那些飘到了空中的是他即将忘记的人。”

        “然后我们还可以通过这样来看到大榕树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他一边说着一边揪掉了一旁一个小孩子的脑袋,像是啃苹果一样啃了起来。

        “嘶……”

        潮院长挠了挠头。

        随着林牧鸽三口吃了一个小孩,他的双眼逐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色雾气。

        “哦,这孩子……总在树根那撒尿……”

        “嘶……哇这个……”

        林牧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尴尬。

        “这个记忆是通过第一人称看到的,弄得好像是我在随地大小便一样……”

        “嘶……代入感好强……”

        他摇了摇头,双眼逐渐恢复了正常。

        “林哥,它们怎么不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一杯眼球酒的原因,潮院长的脸上竟然也浮现出了一抹绯红,在这种地方呆久了之后似乎也比刚才放得开了……

        明明他们来之前这里还格外的热闹,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动。

        “因为尴尬,你想想,当别人能看到你的记忆时,是不是也很尴尬?”

        “现在这棵大榕树尴尬得已经一动不敢动了,等咱俩再待一会儿它甚至也能记住咱俩,下个来这儿的人就能看到咱们吊在树上了,帅不帅?”

        林牧鸽打了个嗝,“吃这个记忆没有味道的,就像是吃空气一样,吃过之后反而能释放一下大榕树的内存,延长它作为诡异生物的时间。”

        他对着摄像头说到。

        “院长,你要不要尝尝?来都来了,体验一下吧。”

        “……也行……”

        潮院长本想着一口回绝,但来都来了……

        而且这也确实是他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有这种体验了。

        “就像您刚刚……那样吗?”

        他看向了一旁眼神空洞的少女吞了下口水。

        “嗯,我来吧。”

        林牧鸽很贴心的帮潮院长把一旁女孩的脑袋揪了下来。

        “这……好神奇……”

        潮院长犹豫了一下闭着眼大口咬下去。

        真就像是咬在了空气上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的双眼上同样浮现出了一层蓝色的光芒。

        “卧槽!卧槽这是干什么!嗝~干什么干什么!别别别!我……唔!嗝!”

        下一秒,他的脸色一变。

        一边打着嗝一边疯狂后退着。

        “!!???”

        “我怎么变色了?【狗头】”

        “鸽鸽刚才说这是第一人称看到的记忆吧?”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能偷偷在大榕树下面干什么【狗头】”

        “我也想看”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潮”

        “为什么院长的脸上有一抹绯红啊!”

        看到潮院长的表情和反应,大家瞬间就脑补出了各种画面。

        “马哥,马哥,晃一下脑袋就行。”

        林牧鸽愣了一下然后手动晃了晃潮院长的脑袋。

        “我……”

        当眼前的蓝光消失,看到林牧鸽关切的脸,潮院长甚至还恍惚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嗝。

        “大家可能觉得看别人的记忆不道德,但是我们第一人称看别人的这段记忆等我们离开榕树的范围后就会消失的。”

        “然后大榕树也会更新这段记忆,达到一个以旧换新的效果。”

        林牧鸽故意在大榕树身边晃悠着,时不时的感谢一下礼物,用实际行动表明他希望被记住。

        周围那些大榕树记忆的显体脖子甚至都没他转的快。

        “所以院长,你看到啥了,跟我们说说呗,离开这个院子你就忘了。”

        “赶紧让我忘了吧!”

        潮院长老脸一红,逃一般的离开了院子的范围。

        “行吧。”

        林牧鸽挠了挠头。

        一般大榕树的这种记忆都是本人过来看,有人老了之后来看年轻的自己之类的。

        但是后来不知道谁这么有创造力,开始传播一些十八岁以下必须在家长陪同下才能观看的“青春修炼手册”,让你以第一人称的方式云经历一下那种事情。

        虽然是秘密交易但是也风靡一时,甚至还催生了记忆检察官这个职位,见到两个人甚至多个人的那种记忆,直接全部吃掉,也是辛苦得很啊……

        “马哥,是不是感觉不错?”

        回去的路上,潮院长明显熟练了很多,甚至还主动和路过的小僵打招呼。

        “感觉……我成长了很多。”

        重新坐在车上,看着一旁黑暗中的废弃公寓,潮院长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一天晚上他经历的事情,可以说是比上半辈子还多了……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潮院长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竟然有点儿想去体验一下……”

        “所以都市传说里那个漫画家拍摄到楼里有人活动的照片,其实就是植物人小僵吗?”

        “一切都市传说在鸽鸽面前都是过家家【狗头】”

        “这个都市传说里诡异植物居多”

        尽管已经快凌晨一点,但直播间里还是有一百多万人,甚至比刚才他们在里面的时候还多了。

        “确实,诡异植物比较多。”

        “然后我查了一下,这个小区的人当时都是正常搬迁搬走的,因为上世纪这里空气质量有问题。”

        “虽然确实都去世了,但都正常老死的,没啥什么诅咒之地巴拉巴拉之类的,大家不信谣不传谣哈。”

        林牧鸽把整体搬迁的那个新闻链接发到了直播间。

        这还是柠柠刚才微信给他发的,新闻都是三十年前的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的。

        “最后再给大家展示一下今晚的收获。”

        他拿起书包。

        “三串眼球果,回家种一株喝两株。”

        “一棵母婴花的果实,到时候把汁液倒在小拾一的泳池里,让她每天都香喷喷的。”

        “一株啼哭花,现已加入送给舰长礼物的豪华套餐中!只有一株啊,只有一株,各位舰长抓紧时间联系我!”

        “一顿量的血苔,等下期视频拌给大家吃。”

        “当然,最重要的收获还是大家的礼物和关注!”

        林牧鸽举着摄像头说到。

        “只有一株我刚刚幻听成了只有遗嘱……”

        “各位舰长现已加入啼哭花的豪华寄生套餐【狗头】”

        “这次收获满满啊!”

        “我还是看不了眼球果”

        “鸽鸽的粉丝快三百万了!”

        “谢谢鸽鸽!鸽鸽辛苦了!”

        又感谢了一波大家的礼物后,林牧鸽关掉了直播在车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喜子哥,有什么感想吗?”

        “没有。”

        喜羊羊玩偶坐在副驾驶翘着二郎腿冷哼了一声说到。

        “嚯!有个舰长私信我了!”

        林牧鸽把喜子哥抱在了怀里撸了两下。

        点开私信后他的眼前一亮。

        “哈……”

        前面开车的潮院长摇了摇头。

        还真有人敢要那朵花啊!

        可能视频没看清楚,但他刚才亲眼看到那朵啼哭花的根茎就像是血管一样被拔出来的……

        “叶子可,感动,这还是给我介绍别墅的舰长呢。”

        …

        …

        六号别墅里,刚看完林牧鸽直播的叶子可趴在沙发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私信里戳了戳林牧鸽。

        “秒回了!”

        还没等她关手机,林牧鸽的回复就弹了出来。

        【叶子可:鸽鸽!我想去你去过的宠物公墓看看大飞蛛!】

        【叶子可:然后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你的视频我看了好多遍,但是你除了血好像也没准备什么……】

        叶子可搓了搓手很紧张的发到。

        六号别墅和十一号别墅离得虽然不近,但她有时候浇花的时候还能和林牧鸽打个照面。

        【林牧鸽:大飞蛛是一种很温柔的诡异生物,宠物公墓里的宠物们也不会伤人】

        【林牧鸽:唯一危险的是宠物的尸体发生尸变,比野兽还凶猛的,可惜我当时没遇到】

        【林牧鸽:这样,你告诉我一下你家的地址,我给你邮点儿章鱼哥的肉,你去的时候带着,虽然那些尸变的宠物没见过章鱼哥的真容,但是会有血脉压制的,不敢靠近你】

        【林牧鸽:然后还有我秘制的血,也给你邮点儿,你要是被大飞蛛抓住了就拿出血,它们三十多只眼睛唰的一下就亮起来了,直接把你当成客人】

        “嘶……地址……”

        叶子可战术喝了口水。

        犹豫了好久之后,她默默把自己在南城其他区的一个房子地址给了林牧鸽。

        【林牧鸽:好!】

        【林牧鸽:南城,我甚至可以亲自给你送过去!】

        【叶子可:不了不了,谢谢鸽鸽……】

        “啊……鸽鸽不会给我邮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吧……”

        她抱着抱枕有些紧张的咬了咬嘴唇。

        “诶?这是化缘来了吗?”

        叶子可又和林牧鸽客套的寒暄了几句,刚准备刷个牙睡觉,就看到外面一个穿着那种棕色袈裟的和尚自言自语的,很急切的从她家窗前快步路过。

        “……最后公主和屠龙勇士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十一号别墅里,柠柠抱着小拾一所在沙发上,手里拿勇士屠龙的彩色童话故事给小拾一声情并茂的讲着。

        “嗷嗷?”

        “对!咱们现在就很幸福!”

        “嗷~”

        “确实,等前辈回来才是最幸福的。”

        “嗷!”

        小拾一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闪亮又锋利的牙齿让于欣柠羡慕极了。

        “睡觉吧?”

        于欣柠刮了刮小拾一脸上的彩鳞。

        “嗷嗷嗷!”

        “前辈要明天才能回来呢,等明天你一睁眼就能看到前辈了!”

        “嗷……”

        小拾一撅着嘴点了点头,两只雪白的小脚互相点了点。

        “嗯?”

        “嗷?”

        刚到院子里,于欣柠揉了揉眼愣了一下。

        一个面色慈祥和小和尚正站在他们门口。

        “小师傅,要……零食吗?”

        于欣柠和小拾一对视了一眼,主动问到。

        “女施主,我们感受到你家里阴气聚集,请问您最近是不是招惹到什么邪祟了?”

        “啊?邪祟?不会吧……会不会很危险啊?”

        于欣柠脸色一变胆怯的问到。

        “嗷嗷!嗷!”

        一旁的小拾一反倒向前一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我保护你的模样。

        “呵呵……女施主,不必如此做作吧……”

        于欣柠这个反应属实把前面的小和尚气笑了。

        “呵!”

        他也没再和于欣柠废话,扎下马步气势全开起来。

        一股隐晦的气息缓缓蔓延。

        “这是……在干嘛……”

        于欣柠愣了一下一脸迷惑的挠了挠头。

        “哦!我是邪祟!你在攻击我!”

        看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了起来,她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

        小和尚眉头一皱,“你竟然还没死?”

        “我……”

        于欣柠战术舔了舔嘴唇。

        她想到那天林牧鸽去三号别墅的朱守正家里直播完后回来还说他遇到了个小和尚。

        然后告诉她以后万一遇到什么和尚道士之类的想要杀她啥的,一定要装作魂飞魄散,不然人家会很没面子。

        但是前辈!

        你没教我怎么装作魂飞魄散啊!

        于欣柠很委屈的看着前面的小和尚。

        我也不想这样的……

        “师弟!等等!”

        于欣柠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又一个小和尚跑了过来。

        “抱歉女施主,深夜叨唠只是因为事态紧急,请问林牧鸽先生在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