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明明身在阳间

        “我……等我回去再考虑考虑吧……”

        藏狐主任沉默了一下说到。

        现在林牧鸽的样子,看起来……和活人这两个字一点儿都不沾边。

        “主任,现在我看你的样子就和那种黑白照片一样一样的,好像你的遗照活过来了一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林牧鸽一边采着小喷菇一边兴奋的说到。

        有时候不小心力气大了把小喷菇捏破了,回溯蚁立马蜂拥而至。

        “……确实……”

        藏狐主任叹了口气。

        也就是林牧鸽才能用祝福和羡慕的语气说出这种话吧……

        “老林,这些回溯蚁会跟你到什么时候?”

        上午九点多,林牧鸽抗着一麻袋的小喷菇和藏狐主任原路返回着。

        身后的回溯蚁还是他的模样跟在他身后。

        “等它们找到更好吃的东西就会走,但除了我秘制的血,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在诡异心里比小喷菇更好吃了。”

        “也就是说你把小喷菇的汁液抹在别人身上,这些回溯蚁就会跟着那个人吗?”

        “对。”

        林牧鸽直视着阳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后面的回溯蚁也同样伸了个懒腰。

        “不得不说,有点儿帅。”

        “我怎么感觉我san值要掉没了……”

        “诡异生物也太诡异了吧……”

        “回溯蚁是一族蚂蚁都全部尸变,这种概率也太小了吧……”

        “一座小小的岐山,竟然能同时生出回溯蚁和大喷菇两位卧龙凤雏【狗头保命】”

        “鸽鸽:大喷菇和回溯蚁都不错,可惜现在是我的了”

        “回溯蚁能吃吗【狗头保命】”

        九点多直播间的人数已经有了九十多万。

        虽然不算多,但弹幕却极为活跃,还有不少是从五点多一直看到现在的。

        “啊对!刚刚忘和大家讲回溯蚁的作用了。”

        林牧鸽看了眼弹幕才想起来。

        “首先遗憾的告诉大家,回溯蚁是不能吃的,就各种意义上的不能吃,因为回溯蚁本质上就是蚂蚁的尸体而已。”

        “然后回溯蚁也并不像是大喷菇那样浑身是宝,说实话,它们也没有什么用。”

        “真要说哪里有用,就是被蚁后咬到你会短暂的昏迷几秒钟。”

        “别看只有几秒钟,当你醒来之后你会有一种自己狂睡了两三天的那种满足感,精神倍儿爽。”

        “当然代价就是像我这样,只能看到黑白色,最多四十八小时就会好。”

        林牧鸽举着摄像机说到。

        “正常回溯蚁的寿命是三年。”

        “寿命?这些蚂蚁不都已经死了吗?”

        藏狐主任捏过一只蚂蚁问到。

        “对,但是蚂蚁毕竟还是太弱小了,风吹日晒什么的会让它们的身体越来越脆弱,最后变成灰尘。”

        “两个你拿着的那个就快不行了,身体都快变成一粒灰了。”

        林牧鸽把摄像头对准了藏狐主任手里的那一只蚂蚁。

        如果不是林牧鸽告诉大家这是蚂蚁,几乎不可能有人看出来。

        “回溯蚁的蚁后在最最最里面,那些长辈的蚂蚁会主动在外面遮风挡雨保护里面的后代。”

        “然后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消减,直到回溯蚁的数量下降到一定的程度,蚁后会主动在其它蚂蚁的保护下走出,这象征着一族蚂蚁的二次消亡。”

        他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回溯蚁,这个数量,回溯蚁正值青春。

        跟他回家后在他科学的饲养下完全可以活个七八年。

        “蚂蚁即便是死掉,也会本能的去保护自己的后代。”

        藏狐主任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敬佩。

        “是啊,有时候我一直理解不了大家为什么会怕灵异,那些爱你的长辈们真的不会让你受到半分伤害,即便代价是他们自己迎来二次死亡。”

        “当你死去,你也会自然而然的保护自己的后代,真的,大家只要死过一次就知道了。”

        “这是一种……血脉的联系和责任,也是我们种花家的一种传承吧。”

        林牧鸽抬起头叹了口气。

        “我想我姥姥了……”

        “传承”

        “也只有咱们种花家这种上下五千年亲缘血脉的底蕴才能有这样的传承了”

        “虽然感觉怪怪的,但真的好温馨……”

        “升华主题了”

        “突然觉得灵异似乎真的不那么可怕了”

        “谢谢鸽鸽!”

        “真好。”

        藏狐主任也捂着包叹了口气。

        那根手指虫一直长窜下跳的,隔一阵就活跃一下,弄得他怪紧张的……

        “好了兄弟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结束了,明天……嗯……我和亮哥去赶海的视频柠柠应该就能剪出来了。”

        林牧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告诉大家他明天要去糖木病院的消息。

        先暗访一波,作为这行的纯新人先低调的学习一下吓人技巧吧。

        “前辈!我和卜卜来接你啦!”

        刚关掉直播,林牧鸽就看到了于欣柠和把自己脑袋捧在身前的季凡卜。

        “主任早上好!”

        于欣柠很有礼貌的和藏狐主任打了个招呼。

        “主任早上好。”

        一旁的季凡卜也举着自己的头说到。

        “你……你……你们好……”

        藏狐主任瞳孔震动,喉结滚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大热天的看到这一幕他只能感到阵阵阴寒。

        “来亮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季凡卜,我们灵异资源事务所的新成员,品种是活体僵尸,和活死人是一个属的。”

        林牧鸽拿过季凡卜的脑袋像是介绍一块保熟的大西瓜一样介绍到。

        “主任,我也总看您的视频。”

        被林牧鸽捧在怀里的季凡卜说到,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哈哈,哈哈哈哈,挺好,挺好的。”

        这魔幻的一幕让藏狐主任疯狂挠了挠自己的头,已经头皮发麻了。

        “对了主任,您要加入鸽鸽吗?就是我们灵异资源事务所。”

        季凡卜眨着眼问到,无头的身子也向前两步伸出了手。

        如果身子和头连在一起的话,这一幕可能会非常的可爱……

        “这个我……等我先处理一些事情吧,我再考虑考虑。”

        藏狐主任僵硬的和季凡卜的身子握了握手。

        “行亮哥,你不用着急也不用不好意思和我们说蛤。”

        “哈,当然……”

        藏狐主任颤抖的深吸了一口气。

        “亮哥,去我家吃个午饭啊。”

        “不了不了不了不了,我一会儿回云城了,马上回去了,必须马上回去了。”

        “那下次来南城找我!”

        “一定一定,下次一定!”

        他揉着眉心说到。

        “亮哥,你往哪边走?”

        “你们家在那边,那我走这边。”

        藏狐主任用尽自己最后的san值冷静分析了一波。

        “行,那我们先回去了!”

        “嗯,嗯嗯!”

        看着瞳孔全黑的林牧鸽抱着季凡卜的头,飘在空中的于欣柠,以及季凡卜自己走的身体,藏狐主任的心拔凉拔凉的……

        这是什么世界名画啊……

        明明身在阳间,但……

        “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