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嗯?猪猪侠,是你吗?

        晚上七点半。

        对于南城新区最大的地下酒吧“遇见”来说,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老板,这猪猪侠玩偶你是哪来的?”

        一个衬衫扣子已经解开了前两个,周围坐着一圈儿陪酒小姐的男人举着酒杯问到。

        “从一个收废品的老太太那里买的,陈少觉得怎么样?”

        “这个娃娃……”

        陈宇迪啧了一声搂过一个穿着低胸短裙的大波浪,“你说说,这个娃娃怎么样?”

        “破破烂烂的,但是……”

        “破破烂烂?呵,有你破吗?”

        陈宇迪啪的一下把手里的酒杯放在了吧台上。

        “抱歉抱歉,我自罚一杯!”

        陪酒女的脸色一变,然后连忙举起陈少的放下的高脚杯把里面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行,我告诉你,你,你们在我面前,和它一样。”

        陈宇迪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哟……”

        角落里一个穿着红色短裙却把外套盖在腿上,时不时局促的拉一拉裙摆的红色短发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脖子上雪白的丝带看起来又纯又欲。

        这个不太熟练的妆容和时不时低下头看手机的动作,以及脸上局促不安的表情,明显就是第一次来酒吧的高中生。

        厌烦了学校里的书山学海,想要体验一下大城市的灯红酒绿。

        像是注意道了他的目光,女孩还故作成熟的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对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后小抿了一口。

        然后有些紧张的别过脸,调整了一下脖子上的丝带,确认喉结已经被完美挡住。

        “呵……那个女孩……”

        陈宇迪招了招手。

        “今天第一次来,身份证上今天刚满十八岁。”

        酒保像是早就知道陈宇迪要问,连忙俯下身轻声说道。

        “十八岁,第一次来,那我作为哥哥,必须要关照一下小妹妹了。”

        “明白,算在陈少账上呗?”

        “算上。”

        “收到。”

        酒保熟练的调了一杯鸡尾酒。

        “等等,你忘了点儿东西。”

        陈宇迪从怀里掏出了一小包白色的东西。

        “这……陈少,没必要吧浪费吧,这种雏,一杯酒就醉了。”

        “一杯酒她还记得我,加上这个,她根本不会有今晚的记忆,我再去关心一下,这种十八岁的女生,就会像狗一样跟在我身后。”

        陈宇迪亲自把那一包白粉洒在了酒里,看着粉末消散在了酒杯中,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

        “呵呵……”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货架上那只穿着红色裤衩的猪猪侠脸上露出了一丝对人渣的厌恶。

        甚至还揉了揉自己的猪鼻子,冲他吐了口无形的口水。

        …

        …

        “小林啊,你这么年轻怎么走得这么突然啊!”

        “天冷了你以后可不能再穿短袖短裤了,要不然等你老了天一冷就钻心的疼!”

        “你这一走,咱小区没几个年轻人了啊。”

        “就是,小区都不阳气了!”

        “快去给你哥哥打个招呼。”

        “哥哥……你…你永远在我的心里……”

        幸福小区里,晚上吃饭完出门遛弯儿带孩子的大爷大妈们正围在林牧鸽家门口看着搬家公司把各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搬上货车。

        脸上都透露着惋惜。

        林牧鸽这么有朝气的孩子,算是他们这个旧小区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了。

        平常特别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四面锦旗的获得者,说走就走了。

        现在社会虽然邻里关系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亲密,但整个小区林牧鸽的印象真的特别好。

        “这次搬家确实有点儿突然,这些鱼肉算是给各位叔叔阿姨补身体的了。”

        “这种鱼肉炖的话多点儿时间,肉特别的劲道,里面已经没有鱼刺了,放心吃。”

        林牧鸽把他刚才在厨房切好的鱼人肉分给了小区里的叔叔阿姨们。

        鱼人虽然是诡异生物,但因为它什么鱼都吃,所以肉质非常的鲜美。

        “然后这个紫色的是……一种中药,泡脚的。”

        他又把大喷菇的蘑菇汁分了一下,怎么说他也在这里住了快五年,小区里的老人对他也特别的照顾。

        “来小林,这奶奶自己家种的大葱,给你拿点儿。”

        “这是我儿媳从国外带回来的三文鱼丝,我也吃不了,你拿一盒。”

        “这酱也是咱自家的,以后别买外面的,有添加剂的。”

        “哥哥,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章奥特曼卡片,会保护你的。”

        晚上八点多走的时候,林牧鸽也收到了大家的好多东西。

        虽然都不太贵,但也是邻里之间的一份心意。

        “前辈,我现在觉得这个小区挺好的了。”

        于欣柠拉着小拾一的手坐在车后座叹了口气。

        她这几天晚上吃完饭总会出来溜达两圈儿,老人们对她也都挺好。

        “以后你可以常飘来看看。”

        林牧鸽抱着栽种着大喷菇和小千手的花盆说到。

        一旁的出租车司机师傅隐晦的压低了帽檐,颤抖的做了个深呼吸。

        看都不敢看林牧鸽一眼。

        啊!

        为什么……又是他!

        在森然墓场和宠物公墓遇到过两次林牧鸽后,他就再也没有开过夜班。

        今天不得不到幸福小区的时候他心里就打怵。

        上一个乘客刚从后座下车林牧鸽就直接坐到了前坐,说了句跟着前面的货车。

        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嗷!

        “这个红绿灯好长啊,一百多秒。”

        “是啊。”

        林牧鸽蹂躏着花盆里的小手打了个哈欠。

        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也清点了一下自己家的成员。

        柠柠,小汝,拾一,千手,大喷菇,还有好多娃娃。

        两个月前家里还只有他一个活人,这次才多久就这么热闹了……

        “诶,你看看那三位,多皮,你以后可不能跟他们学。”

        就在林牧鸽感慨人生的时候,前面大货车的门帘被三只惨白的手掀开。

        左顾右盼了一下终于看到了出租车里的林牧鸽,然后两只从里面掏出了一面锦旗唰的一下展开。

        “火眼金睛,三头六臂”

        “赠:小哪吒”

        还有一只在冲他竖大拇指。

        看得一旁的司机师傅连大气都不敢喘。

        透过那掀开的白布,他还能依稀的看到一些鲜血淋淋的不知道什么肉……

        “咕噜噜……”

        后面的箱子里,一个白色的骷髅脑袋像是自己会动一样滚了下来。

        再司机师傅惊恐的眼神下,那颗骷髅脑袋的上下牙堂竟然僵硬的动了起来……

        “嘶……这是……”

        “这是……猪猪侠……”

        “嗯?猪猪侠,是你吗?你想说什么……”

        林牧鸽的眯起眼身体前倾仔细辨别着骷髅的嘴型。

        “……遇见?酒吧?遇见酒吧?”

        “……赶紧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