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我……可以杀人吗?

        “小姐,这是陈先生请您的鸡尾酒。”

        “遇见”酒吧里,酒保俯下身面带微笑很绅士的将托盘放在了桌上。

        “这种鸡尾酒代表着专情,请您细细品尝。”

        他摊开手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手心上用黑色的圆珠笔写着一个大字。

        跑!

        “啊?卫生间啊,直走左拐就是了,希望您在‘遇见’酒吧遇见您想遇见的人。”

        酒保深吸了一口气说到。

        “你手里是什么?”

        “啊?”

        陈宇迪啪的一下抓过了酒保的手。

        “怎么了陈少?”

        “没怎么,今晚有得玩了。”

        他深深的看了眼酒保,然后拿起了酒杯微笑着和那个女孩隔空碰了下杯。

        看着女孩抿了口酒后,他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胜券在握的表情。

        “去补妆了。”

        陈宇迪的目光一直跟着那个摇摇晃晃的女孩停到了卫生间的转角处。

        这种嫩嫩的女学生,极品啊……

        他扫过围在他周围的陪酒女,一个个根本不敢说话,即便她们知道这个女孩身上即将要发生什么。

        “呼……”

        卫生间的镜子前,女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色短发,脸上露出了一丝纠结。

        咬着嘴拿着手机思考了好久后点开了小破站。

        【鸽鸽您好,我是灵异,脑袋因为意外被很平整的切了下来】

        【下葬之后我在棺材里醒了过来,脑袋已经被重新整齐的缝到了身体上】

        【从棺材里出去后我每三天就要通过非法手段购买血浆,吃不了人类的食物,请问,我该怎么生存?】

        【我……可以杀人吗?那些逃过了法律制裁的坏人,那些该死的人渣】

        【反正我已经死了,不怕再死了】

        【我现在已经盯上一个人渣了】

        她沉默着给林牧鸽发完私信后张开嘴又深深的看了眼镜中的自己略显锋利的牙齿。

        系紧了脖子上白色的丝带,正好遮住了那被黑色粗线密密麻麻缝合的丑陋痕迹,以及喉结。

        “怎么了小妹妹?”

        三分钟后,在酒保心痛的目光下,女孩满脸绯红摇摇晃晃的从卫生间走出。

        明明在卫生间的后面,有一个消防通道可以直接离开的……

        “楼上还有包厢吧?”

        陈宇迪扭了扭脖子带着邪魅的笑容一把搂过那个女孩,朝着二楼走去。

        并没有注意到后面那个猪猪侠玩偶从货架上无声的滚了下去。

        “热吗?没关系,马上到了。”

        陈宇迪轻车熟路的推开了楼上的一间ktv包厢。

        昏暗的房间里,他很是粗暴的把已经醉得睁不开眼的女孩甩在了沙发上。

        “这个丝带不错。”

        沙发上的女孩脖子上系了一条白色的丝带,看起来很是纯洁,陈宇迪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扯下去。

        “呵呵。”

        他直接解开了自衣服上的两粒扣子。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看到女孩似乎隐约间睁开了眼,他反倒更加兴奋了起来。

        “我……好热……”

        女孩咬着嘴唇,喉结滚动。

        “我也是啊小妹妹。”

        “铛铛铛!”

        就在陈宇迪准备上的时候,一旁的音箱突然以最大的声音响了两声。

        突然的爆发出来的巨大声响让他整个人脑袋嗡的一声。

        “艹!”

        陈宇迪回过头,屋里除了他和沙发上的女孩外再没有其它任何人。

        嘴已经张开瞄准了陈宇迪脖子的女孩也愣了一下。

        “……蛤?”

        在吊灯的上面,一只只穿着红裤衩,身后披风不知道哪里去了的猪猪侠对她摇了摇头。

        “他妈的!”

        陈宇迪愤恨踢了一脚旁边的桌子。

        “都……”

        但等他再回过头,沙发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咔……滋滋滋!”

        还没等陈宇迪反应过来,前面的电视突然亮了起来,黑白色的雪花片中,一道鬼影突然闪过。

        不止是电视,音箱再次播放出了一阵诡异的阴乐,又像是笑又像是哭。

        但下一瞬间,音乐又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变成了ktv里经常出现的蹦迪神曲《你要跳舞吗》。

        七彩的灯光也闪烁了起来。

        “嘭!”

        一罐啤酒自动打开然后翻滚着洒在了地上。

        酒精的味道在灯光和音乐的带动下,瞬间让包厢的气氛火热起来,仿佛一屋子人正在唱歌狂欢一样。

        但此刻,陈宇迪只能感受到阵阵阴冷。

        “妈的,都他妈成精了?”

        他故作镇静的喊道,额头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艹,给老子开门!”

        陈宇迪骂骂咧咧的走到门前,本来根本就没锁上的门不知道什么回事怎么都打不来。

        “这……”

        一股滑腻的手感传来。

        陈宇迪愣了一下抬起手,不知何时,他已经满手都是血。

        “救命!!啊!!!”

        他刚想暴力踹开门,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随后一道极为慌乱的身影从他包厢的门前一闪而过。

        “咕咚……”

        陈宇迪被下了一跳,缓了几秒钟后吞了口唾沫,摒住呼吸趴在了门前。

        “嘭!”

        还没等他仔细看,下一秒一个浑身是血面目狰狞的女人就嘭的一下趴在了门前。

        嘴里汩汩的黑血流出,脸上的血管清晰可见,眼球仿佛要爆出来一样。

        “啊!”

        陈宇迪连忙后退了两步。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让他的脸上毫无血色。

        外面也是乱作了一团,嘈杂的声响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一个个人影惊恐的从外面跑过。

        “哈!”

        等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陈宇迪才鼓起勇气又去检查了一下门。

        “打不开!哈哈哈哈!老子就是幸运!这是什么?生化危机吗?”

        他看着包厢里的啤酒饮料和各种小吃轻笑了一声。

        这些东西足够他活几天了!

        “哈哈哈哈,丧尸危机老子也是有资源的!”

        “啪嗒……”

        还没等他开心几秒钟,就突然感觉额头上一凉。

        愣了一下,颤抖的抬起头,吊灯上,挂着的是刚刚那个被他带上来的女孩的尸体。

        一双没有生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嘴角诡异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陈宇迪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啪!”

        但刚刚他还紧握着的门把手,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只苍白的手死死的抓住了他。

        “咔!”

        吊灯上女孩的尸体突然诡异的颤动了一下。

        脖子和身体以一种极其刁钻诡异的角度扭曲着直起。

        包厢的温度直线下降着。

        “松开!松开松开!”

        陈宇迪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血色。

        “啪!”

        他把手费力的抽出后,女孩的尸体突然从空中坠下。

        昏暗之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具尸体的骨头在皮肉下面来回搅动着将女孩的身体直接反关节的撑起。

        一股股黑血从女孩尸体的嘴里,双眼中流出。

        “你你你你要跳舞吗?”

        音乐自然而然的到了最嗨的部分。

        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晃动着。

        “你你你你要跳舞吗?”

        伴随着音乐的高潮,陈宇迪眼前的尸体也同样抽搐着以爬行的姿态向他冲去。

        “哐!”

        下一秒,灯光消散,音乐沉寂。

        陈宇迪瞪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仿佛在一瞬间被完美剥夺了听觉和视觉一样。

        “咚咚咚……”

        不对。

        他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里面有人吗!”

        紧接着,他听到了外面嘈杂的脚步声。

        一到手电的光芒从外面照射进来。

        “没人,撤。”

        陈宇迪屏住呼吸,浑身颤抖,此时此刻他甚至不敢呼吸。

        因为借着这束手电的光芒,他看到了自己的眼前,那个女孩倒着的脑袋,但眼球惨白,没有一丝生机,像是死去多年一样。

        “咕咚……”

        他鼓起勇气屏住呼吸尝试着动了一下。

        没有反应。

        她看不见!

        这一刻,陈宇迪的内心中再次燃起了生的希望。

        他咬着嘴唇颤抖又无声的站起身。

        但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就像是要故意戏耍他一样,七彩的灯光再次亮起。

        而陈宇迪看到了眼前尸体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

        就像是在戏耍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