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稍微洗了个澡

        “!!!”

        “鸽鸽!”

        “是灵异!”

        “鸽鸽掉水里了??”

        “鸽鸽哪怕不怕灵异这么晚掉到水里也……”

        “我看到一个东西直接把鸽鸽咬下去了!”

        “这么突然吗?”

        本来林牧鸽突然直接从地下挖出来一个死人的手就已经够恐怖的了。

        配合上南河的灵异传说,突然发生这种事让大家一下子就紧张到了极点。

        更何况现在摄像头的角度根本看不见林牧鸽到底怎么样了。

        整个直播的画面就是月光下的郊区,除了河流湍急流下的声音和刚刚林牧鸽坠落的声音外就再没有任何其它的声响。

        南河周边的温度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下降着。

        “快一分钟了!”

        “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鸽鸽!别吓我啊!”

        “没事儿没事儿,是鸽鸽的话一定没事儿的。”

        “是啊,大家放心。”

        “但是这河晚上会很急的,水深四五米里面还有山上的泥沙碎石,我倒是也期待这次是有灵异,但最大的危险是河啊!”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摄像头就孤零零的固定在原地,画面上只能看到孤零零的景色。

        “不会吧,不会吧……”

        南城新区天府家园别墅区的一个大别墅里,叶子可紧张的咬着指甲。

        她之所以对南河的灵异传说这么了解,因为三年前她在和爷爷一起钓鱼的时候,亲眼见到过河里的怪物。

        甚至还有过亲密接触。

        叶子可颤抖的拨开睡裙。

        在她小腿的地方,还有一个清晰可见的伤疤。

        河里的那只怪物,硬生生的咬掉了她小腿上的一块肉。

        “叶子!看看爷爷今天钓上来了条什么!”

        “不会是鲥鱼吧?”

        叶子可调整了一下表情看着推门而入的老人笑着问到。

        “哟!不愧是我大孙女,一猜就对!”

        “不过不是爷爷钓上来的,是一个小伙用直钩钓的,你说怪不怪吧?”

        …

        …

        “五分钟了……”

        “鸽鸽人呢!”

        “我真开始怕了……”

        “报警吧。”

        “灵异这次是占据地形优势啊……”

        “鸽鸽总给我们一种他什么都不怕的感觉,但他毕竟还是人啊!”

        “卧槽什么东西!”

        “!!!!”

        “有东西上来了!”

        原本只剩下了景色的屏幕上,一个脖子上挂着森森白骨的模糊身影毫无征兆的从水中窜出。

        身后水花坠落的声响让所有人都心底一凉。

        “呼!大家久等了!我稍微洗了个澡,贼爽,这个水特别凉爽!”

        “而且还有意外收获。”

        “这是灵异用人骨头,鱼骨头还有各种生物的骨头纯手工编成的!好不好看?”

        “我没和人家说就拿来了。”

        “等一会儿再还回去。”

        林牧鸽把身上沾着的大把黑发摘下,然后拿下了脖子上的骨链,对着镜头仔细展示了一下。

        “这是人类的牙齿,这是人类的头盖骨,这是人类手指的关节骨,这是髌骨的一部分。”

        他很仔细的解释到。

        “……”

        “我就知道。”

        “幸亏警察同志以为我是神经病。”

        “所以刚才……”

        “《洗了个澡》”

        “《等一会儿再还回去》”

        “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气死我了,取关了。”

        “虽然嘴上说着取关,但每次首页看到还会不由自主的点进去。”

        看到林牧鸽如此轻松的模样,大家又是高兴又是难受。

        他们对林牧鸽的担心好像每次都是多余的。

        “然后这些骨头都是水下的诡异生物吃剩下的,看,吃得多干净。”

        “这人肉一片都不剩下。”

        林牧鸽把项链重新带到了脖子上,然后甩了甩头发。

        “兄弟们,这河下面住着的诡异特别的诡异,我给你们看看。”

        他拿起了摄象机无视了刚刚裂开的地面来到了河岸边上。

        河流湍急得和刚刚简直不是一条河一样。

        而且周围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阵阵阴风,让周围的数目哗哗作响。

        “《人肉》”

        “!!!知道是吃人的灵异你还不跑!”

        “现在赶紧回家吧,别浪了。”

        “这么大的水你站远一点啊!”

        “快点回去吧!”

        “鸽鸽刚才真的洗了个澡???”

        这种阴间氛围,配合上刚刚直播间里一些人详细叙述的灵异传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惧。

        “咕噜噜……”

        与此同时,湍急的河面上突然漂浮出了一具已经被泡的苍白的尸体。

        “大家看,这就是尸体,这条河里有可多死人了!还有老多人骨头了!”

        林牧鸽指着那个急速飘走的尸体兴奋的介绍到。

        “这是灵异在抗拒咱们的一种方式,而且……”

        他话还没说完,一簇簇殷红的鲜血就像是被打翻了什么颜料般,自下而上的恨不得将河水整个染红。

        一只只惨白的手从河中伸出,并以极快的速度翻滚着朝着岸上的林牧鸽抓去。

        它们的指缝之间全是沾着血的头发,密密麻麻的让人头晕目眩。

        “看看,还是这老三样,尸体,头发,血。”

        “如果大家看过我去南城大厦那期视频,柠柠最开始也是这么吓我的。”

        “别看那些手啥的现在一个个冲得这么猛,但其实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我就站这儿,大家可以仔细观察一下。”

        虽然嘴上说站在原地,但看到这样恐怖的景象林牧鸽还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只不过是往前动。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非但没有撒腿就跑甚至还主动一步步的朝着那些手走去。

        “感谢@水产养殖大户的飞船!”

        “感谢@呐呐呐的舰长!”

        “感谢@我翘课必翻车的充电!”

        “感谢@鸽鸽7号死忠粉的舰长!”

        林牧鸽一边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一边感谢着大家的礼物。

        “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想起在鸽鸽直播间被支配的恐惧!”

        “这他妈不是个钓鱼的直播间吗??!”

        “找到第一期的感觉了!”

        “快跑吧球球了!”

        “我真不敢看了!”

        “那些手要来了啊啊啊!”

        “妈!我怕!!!”

        这种前方是地狱但我非但不怕还迎面而去的违和感让直播间的氛围也达到了一种扭曲又恐怖的程度。

        大家也莫名理解了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你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