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怎么说呢,堪比我家

        “挺可爱的,舒服吗?”

        “舒服,谢谢前辈!”

        换上了那身连体兔子睡衣的于欣柠转了一圈儿。

        看起来元气满满,非常可爱。

        “前辈,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目测的呗,身高166左右,偏瘦。”

        “这么准?那体重呢?”

        “……灵异有什么体重……”

        林牧鸽喝了口水,“我对灵异的目测一般都非常的准。”

        “确实。”

        于欣柠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卧室。

        她刚建了个“生日策划群”,现在已经有了几百人。

        【这里是给林牧鸽策划他24岁生日的群!】

        【只对前辈的粉丝开放,那些说什么灵异不存在我是特效演员的杠精自觉退出吧,我怕我哪天忍不住飘到你家吓到你】

        【各种形式的生日只要大家想到得都可以说,我会统计的!】

        【其它的还没想好,等以后想到哪再补充】

        于欣柠弄了个简单的群公告。

        和苏小汝以及一旁的大喷菇打了个招呼后,她又看了一眼外面查资料的林牧鸽才关灯缩进了被窝。

        “啧,就没有点儿像样的凶宅吗……”

        电脑前的林牧鸽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几天的私信多的确是多,大家给他提供了大量凶宅的地址。

        但一半是骗人的,一半根本称不上是凶宅。

        才死了一两个人不是正常房子吗?

        凶宅至少也要有个什么红衣厉鬼之类的大佬盘踞一下吧……

        “算了算了,明天买个折叠床吧,现在家里的温度也挺合适的。”

        林牧鸽打了个哈欠。

        “晚安。”

        和一旁的千手一一击掌后,他也在停尸房宁静祥和的氛围下进入了梦乡。

        …

        …

        第二天下午六点,林牧鸽背上书包拿了一瓶下午煮的血。

        确定没落下什么东西后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家门。

        宠物公墓的直播预约已经有了2.7万人,再创新高。

        “前辈,用我一起去吗?”

        “不用,宠物公墓还是比较恐怖的,我怕你……降智。”

        “行吧……”

        于欣柠小脸一红。

        目送着林牧鸽离开后打开了生日策划群。

        “哟!这不福尔摩斯小侦探吗?”

        “哎呦!大明星来了!”

        “赏脸陪叔搓一把吗?”

        “咱们幸福小区的骄傲啊!”

        “收几个锦旗了?”

        林牧鸽刚走到院儿里,树荫下乘凉的大爷大妈就调侃了起来。

        “没没没,都是凑巧……”

        他也是无奈一笑。

        接了张大婶儿一把瓜子儿后慌忙逃离了小区。

        昨天南城日常事上刊登了他的传奇消息。

        一人,两天,四面锦旗,六件好事儿。

        现在的他堪称南城的传奇人物了。

        “大家晚上好,我身后的就是传说中的南城宠物公墓。”

        晚上八点半,倒了两个多小时公交车的林牧鸽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大家可以看到啊,这个地方……怎么说呢……”

        林牧鸽拍了拍身后破败的旋转木马。

        “这个地方以前是个大型游乐场,里面有个小型动物园,但发生了一次事故,七人死亡二十八人受伤。”

        “那之后这个游乐场就破败了,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拉高镜头。

        透过云层的淡淡月色洒在了一片破旧的游乐设施上。

        摩天轮,海盗船,这些早已失去了往日灯火通明的游乐建筑只在月光下呈现出了狰狞又深邃的影子。

        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恐惧感。

        明明是夏天但却莫名有秋天枯叶被风吹拂过后的沙沙声响,还伴随着物件老去的吱呀声响。

        整个偌大的废弃游乐园里,原本应该是欢声笑语的地方此时此刻能喘气儿的只有林牧鸽一个活人。

        以及在阴暗角落里各种窥探他的诡异生物。

        “刚才鸽鸽身后……”

        “一双红色的眼睛一闪而过!”

        “卧槽今晚这么恐怖的吗?”

        “那个旋转木马的马眼好诡异啊……”

        “所以有宠物变成僵尸的案例吗?”

        “那样的话跟它们根本无法交流啊!”

        因为他现在直播有小破站的一级推广,所以尽管刚刚开播,但直播间已经有了五万多人。

        “宠物变成僵尸,这个简直太常见了。”

        林牧鸽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了一瓶血和一个铲子。

        “一般动物变成的诡异生物对普通人类都带有一种淡淡的敌意。”

        “而且它们更加凶狠,无法交流。”

        “虽然我不是普通人类,但说实话,独自一人在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儿危险的。”

        “所以我带了个铲子,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

        他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兄弟们,这里的死气可也说是非常的浓郁啊,比上次的森然墓场浓郁多了,怎么说呢,堪比我家。”

        “这里明明被称为宠物公墓,但说实话,我大概看了一眼没发现哪有宠物的尸体。”

        “所以要么它们都尸变了,要么就是瞎扯淡。”

        “好了,话不多说,我们走!”

        看到直播间人数已经突破了十万,林牧鸽也没再犹豫正式开始了今晚的直播。

        “《安全第一》”

        “《它们都尸变了》”

        “安全第一你好歹别带塑料铲子啊喂!”

        “《虽然我不是普通人类》”

        “兄弟们鸽鸽已经承认他不是人了【狗头保命】”

        “传下去,鸽鸽是盖亚人间体【狗头保命】”

        “《死气非常浓郁》”

        “《堪比我家》”

        今晚的这个废弃游乐场和上次的南城大厦虽然一个在野外一个在市中心,但都给人一种别样的恐惧。

        曾经人来人往的繁华地带此时此刻却一片破败。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再加上周围黑暗的环境,让直播间人数多弹幕少。

        大家都很统一的把手缩到了温暖的被窝里啊……

        “怎么……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呢……”

        林牧鸽皱着眉环顾着四周。

        “这个目光……感觉应该很可爱啊,怎么又这么阴险呢?阴险得可爱……”

        他把视线锁定到了一个拿着电锯的光头强模型旁边的阴影处,“嘘!”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他把摄像头轻轻放在地上,抿着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个死角走去。

        “卧槽!那个光头强的眼珠在动!”

        “我也看到了!”

        “刚才什么东西从摄像头前面窜过去了!”

        “救命!”

        “妈——!”

        “这个角度太吓人了”

        “快来救救摄像头!”

        此时的林牧鸽还抿着嘴皱着眉,丝毫没有察觉到旁边两米多高的破败光头强模型正看着他。

        光头强模型那婴儿脑袋般大小的眼球已经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上面已经被风雨侵蚀到干裂的油漆片片脱落。

        在直播镜头下,它那早已没有任何生机的嘴角一点点的勾起了一丝丝细小的弧度。

        僵硬的的手臂一点点的无声抬起。

        手里巨大的电锯无声的对准了林牧鸽的脑袋。

        月光下恐怖的阴影悄然蔓延开来,一点点的将林牧鸽缓缓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