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不会真打算常住吧……

        “……啊?”

        于欣柠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林牧鸽。

        “真的,不骗你。”

        “但是……但是为什么……你为什么想让我出去啊……咱们明明……才刚认识啊……”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被困在这么一点狭小的空间里呗,而且一瓶血对我来说也不难做。”

        林牧鸽主动走进了电梯里和于欣柠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

        “诡异复苏初期,总要有人教会大家认识灵异,也总要有人教会灵异认识自己。”

        “你也是第一次做灵异,如果我不帮你,那你岂不是要一辈子都困在这里了?”

        “而且你觉得我会让你继续在南城大厦的电梯里吓人吗?”

        “人家打工人本来就很惨了,现在连夜班都不敢上了。”

        “所以闭上眼,跟我走,相信我。”

        “……嗯!”

        于欣柠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

        握着林牧鸽的手不经意间更紧了几分。

        “放心走,我知道你很怕。”

        “我知道你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制止你。”

        “但放心,有我。”

        林牧鸽很耐心的引导声让于欣柠感到了一股久违的温暖。

        尽管心中带着一种源自灵魂的未知恐惧,但她还是坚定的迈出了第一步。

        停在电梯口前,于欣柠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鼓起勇气向前一跳。

        “嗡~”

        一阵细小的轻响传来,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波纹。

        “我…我出来了!”

        于欣柠睁开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身后普普通通但却困了她两年的电梯。

        “我出来了!”

        她兴奋的一蹦三尺高恨不得直接扑到林牧鸽的怀里庆祝。

        “恭喜,你自由了。”

        林牧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助鬼为乐,也是一种享受啊。

        “林哥真牛啊……”

        “而且果然只对灵异外向啊……”

        一旁已经感谢完礼物关掉直播的梁栋明叹了口气感叹到。

        上次在病床上躺着看直播他心里就已经很佩服林牧鸽了。

        但这次和林牧鸽一起出来,真的让他受益良多。

        对灵异的理解也更深刻了几分。

        “林哥,我定了一会儿的车票。”

        “啥?去哪啊?现在不都一点多了吗?”

        “嗯,我三点多的高铁回羊城,去看看我祖母,我现在……能理解她老人家说的一些话了。”

        “那好吧……”

        林牧鸽点了点头。

        他还打算带梁栋明回家看看那天把他吓得直接住了一周院的苏小汝和千手呢……

        “那林哥,我先走了,下次来南城再合作!”

        “嗯,拜拜。”

        送走了梁栋明后,林牧鸽回头看向了于欣柠。

        “你自由了,大千世界已经任你遨游了。”

        “嗯。”

        “那你还跟着我?”

        “我……你答应我的血,还没给我。”

        于欣柠别过头说到。

        “现在没有,这我得回家调,要不等我调完了放在哪,然后你自己拿?”

        “不要。”

        她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难不成你和我回家?”

        “那……那也只能这么办了……”

        于欣柠清了清嗓子皱着眉,眼神略显躲闪的说到。

        虽然今天才认识,但她真的在林牧鸽身上真的感受到了一股温暖。

        一股还把她这只灵异当人看的温暖。

        更何况世界虽然大,但……

        她也没地方去了。

        因为唯一的亲人去世,所以她才在那天选择在电梯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也行,正好小汝也缺个人聊天。”

        “小汝?你女儿吗?”

        “……我有这么老吗……”

        “你多大?”

        “我也才毕业两年而已啊!”

        “那咱们现在同岁啊。”

        “不,你才两岁,灵异的年龄是从死亡后算起的。”

        林牧鸽很严谨的说到。

        “我看你挺乐观的啊,为什么会选择自杀结束生命呢?”

        “其实……我这样表面看起来乐观健康的人,活着得更累啊,更何况当你经历了亲人去世还要被领导骂着加班,被甲方否定心血的时候,真的会想不开啊……”

        “那你现在后悔吗?”

        “说实话,后悔过。”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朝着家里走去。

        凌晨一点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你家的温度有点儿低呀。”

        在林牧鸽家门口,哪怕于欣柠是个灵异也打了个寒颤。

        “冬暖夏凉。”

        林牧鸽打开了门。

        “啊!”

        三只整齐的断手正整齐的倒挂在棚顶。

        惨白得像是被水泡了许就一样。

        “啪!”

        “啪!”

        “啪!”

        和它们一一击掌后,林牧鸽也没开灯,带着刚刚被吓了一跳的于欣柠走进了卧室。

        “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他们站在床正对着的落地镜前。

        镜面上只有一个镜像。

        不是林牧鸽,是于欣柠。

        “这……我……”

        看着镜中的自己,于欣柠愣了一下捂住了嘴。

        灵异是没有影子的,有时候可以被现代相机捕捉到。

        但它们自己看不到自己在相机中的呈像。

        这还是于欣柠成为灵异后,第一次再次看到自己的模样。

        “原来我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

        看着自己已经及腰的长发和苍白的皮肤,于欣柠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两个小酒窝自然而然的出现。

        “我还以为我已经变丑了。”

        “不会,灵异一般只会变白。”

        “我……啊!”

        于欣柠刚准备摸摸镜子,突然看到了镜中一个抱着熊猫抱枕的小女孩,又吓了一跳。

        “这就是小汝,我也是才知道她的名字。”

        “和你一样是灵异,特别害羞,你俩应该能玩到一起去。”

        林牧鸽一边给手机充上电一边介绍到。

        镜面中看不清脸的苏小汝有点儿胆怯的拉住了于欣柠的手。

        虽然现实世界里并没有苏小汝的身影,但于欣柠真的能感觉到有一双小手拉住了她。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灵异,习惯就好。”

        林牧鸽拍了拍于欣柠的肩膀。

        “我睡沙发,你睡卧室,晚安。”

        “你睡沙发?”

        “嗯,总不能让客人委屈吧?反正你也就住一天。”

        “……”

        “……你不会打算常住我家了吧……”

        “啊?……你不会真打算常住吧……”

        察觉到于欣柠的沉默,林牧鸽战术后仰了一波眯着眼难以置信的颤声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