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朱棣之子朱高煦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博弈(上)

第十五章:博弈(上)

        对于朱棣莫名其妙的愤怒,朱高煦并不害怕。

        他大致清楚朱棣的顾虑在哪里,遂对刚才所言进行了一番解释。

        “爹,孩儿没有撒谎,那次醒来之后,孩儿脑中凭空多了许多东西,其中就有对未来的预测,这应该是仙人所授。”

        “在未来,皇爷爷立允炆为太孙,但允炆违背祖制,残酷镇压边疆藩王,引发了比晋朝八王之乱还要可怕的诸王之乱,导致大明王朝分崩离析,北虏趁机入侵中原,华夏大地陷入了无边黑暗。”

        朱高煦睁着眼说瞎话,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

        “似乎是为阻止华夏沦陷,仙人传授了孩儿许多经国济世的方略,这显然是神仙要孩儿辅佐爹成为太子,顺利继承皇位,以避免大明朝分崩离析,好拯救汉家天下。”

        “孩儿坚信,当今世上,唯有爹继位,才能扭转乾坤,重现汉唐雄风,带领大明走向盛世。”

        听着朱高煦的低声解释,刚才还充满愤怒的朱棣竟然奇怪的平静了下来,甚至紧握朱高煦双手,说了一番心里话。

        “即便你所言不虚,但一切都已经迟了,你皇爷爷跟俺说允炆仁孝,而且年富力强,身体已逐渐恢复。以俺看,他怕是已有决断。”

        朱高煦闻言,如遭电击,瞬间愣在当场。

        “莫非这历史大势当真无法改变?”

        他不甘的在心底反问了一句,随后像失了提线的木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在他谋划影响之下,如今朱允炆都已经因病而变得性情大变,却万万没想到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这对朱高煦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打击,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历史大势无法改变的大恐怖!

        朱棣见朱高煦情绪低落,如斗败的公鸡,便也坐到地上,紧挨着朱高煦,缓缓说出了他刚才有意隐瞒的事。

        朱元璋虽然因为六大良策的缘故,勉强相信了朱高煦得到神仙点化,但他年老疑心重,对于所谓的预言并不完全相信。

        他严重怀疑朱高煦有借助神仙预言推朱棣上位的谋划,甚至觉得神仙点化很可能是朱棣在幕后安排。

        为了验证这个问题的真伪,朱元璋特地设了一个局。

        他表面看起来是询问燕王年号,寻找满意的继承人,但实际上却是以此来试探朱棣父子有没有内外勾结。

        所谓“精通唇语的锦衣卫密探”,乃是朱元璋为了诈朱棣瞎编的谎话,锦衣卫确实盯着康平,但康平只传递了朱高煦被禁足的消息,并无其他。

        朱元璋故意说朱棣撒谎,目的是看朱棣是否承认与朱高煦“内外勾结”。

        而且,朱元璋还顺便讲述了“仙人预言”的事——未来朱棣会成为大明皇帝,开创永乐盛世,却对六大良策与其他的预言只字未提。

        三十多岁的朱棣自然斗不过老谋深算、满口谎言的朱元璋,很快就承认康平把朱高煦被禁足之事告诉了他,但却强调他并未指使朱高煦编造仙人入梦的谎言。

        朱元璋气急败坏,痛骂朱棣狼子野心,并斥责朱棣是真男人就要敢作敢当,玩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从小就畏惧朱元璋的朱棣,实在难以忍受这种侮辱性极强的训斥,但他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愤恨。

        接着,朱元璋又提到若是册立朱允炆为太孙,有利于大明王朝的稳定,希望朱棣以大局为重,将来能够好好的辅佐朱允炆,并要求朱棣发毒誓永不造反。

        从来不敢忤逆朱元璋的朱棣,在被对方冤枉成野心家的情况下,本就委屈到了极点。

        还让他发毒誓,是可忍,孰不可忍?

        年轻气盛的朱棣,再也压不住内心的屈辱与愤恨,鼓足勇气,破天荒的发出了生平第一次对朱元璋的正面反驳。

        “莫非因为俺征战沙场十数年,战功卓著,军威过盛,便成了朝廷的威胁?就该发毒誓?就该被猜忌?”

        彼时,朱棣气急之下,以大不了一死的姿态跟朱元璋不欢而散,径直回到了燕王行馆。

        听完朱棣针对年号一事所补充的隐情,朱高煦当下明悟。

        难怪朱棣之前讲述朱元璋问及年号之事时,语气中带着一丝气愤。

        原来他不仅被朱元璋冤枉了,还被当成了威胁朱允炆未来地位的野心家。

        当初让康平传信给朱棣,朱高煦就猜到可能会走漏风声。

        而今如他所料,朱元璋既然已在数日前就得知他与朱棣内外互通消息,为何迟迟没有处置他父子二人?

        如果朱棣与朱高煦不是皇子皇孙,“互通宫禁内外消息”就是一条死罪,定会被朱元璋处死。

        反之,朱元璋也不可能对这种事无动于衷,可眼下偏偏连一点告诫或训斥也没有,这太奇怪了。

        朱棣见朱高煦获知前因后果后沉默不语,但双目之中有坚毅之色流动,遂问道:“高煦,莫非你要去寻你皇爷爷么?”

        朱高煦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一扫颓然之态,急着站了起来,面露决然道:“爹,为了大明江山,孩儿必须搏上一搏,以免悔恨终生!”

        在朱棣看来,朱高煦生活在宫内数年,经历的事比寻常人多而显得早慧。

        虽然出人意料,倒也在合理范围内,奇怪的是朱高煦接二连三的表现,实在有些惊世骇俗。

        如果非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除了冠之以“天才”之名外,恐怕只剩下仙人入梦点化能说得通了吧?

        此时,朱棣终于意识到朱高煦与过去相比起来,身上多了几分不可名状的特殊气质。

        想到此处,朱棣连忙起身,再次紧握朱高煦的双手,真情流露道:“高煦,若你此行功成,俺必奏请以你为世子。”

        这个承诺没毛病,但却有个漏洞,就算朱棣将来奏请朱元璋册封朱高煦为世子,可万一朱元璋不应允,那朱高煦还是成不了燕王世子。

        朱棣此举,等于是鼓动朱高煦去朱元璋那里闹一闹,好扰乱朱元璋的心思,毕竟朱高煦比朱允炆优秀太多,也更得圣心。

        本质上,朱棣是在利用朱高煦,后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目前父子俩的目标是一致的。

        当下,朱高煦抽出一只手,按在朱棣的手背上,郑重道:“爹莫担心,孩儿不会胡言乱语,更不会忤逆皇爷爷而牵连到爹。若我说的不对,以皇爷爷的脾气,最多骂我几句。大不了,再被禁足一段时间罢了。”

        朱棣面露肃容,重重点头道:“俺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