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失落的城池

第六十一章 失落的城池

这片蕨类森林,似是没有尽头。

用双脚去丈量这片黑暗的森林,魏行山觉得这么蠢的事情除了自己这四个,应该还没有人做过。

现在已经快下午六点了。

从今天凌晨三点出发到现在,十五个小时过去了,周围的环境还是那个鸟样。

青叶大螳螂,魏行山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宰了几个了。

反正二十个之后,他就不再记数了。

除了青叶大螳螂之外,魏行山还杀了一只虎斑巨蜈蚣,当然,这个也是杨拓刚刚命名的物种。它的死因是长得太丑,走得又太近。

还有一只巨型蚂蚱,起跳落地的时候没选好落点,正砸在队伍上方,也被魏行山一枪给挑死了。

反正这十来个小时,魏行山长枪在手,有一种神挡杀神、佛挡*的畅快感。

可畅快归畅快,他心里清楚,自己能这么无敌,是因为林朔拿着刀在前面替他挡着。

自己杀掉那些东西,其实是林朔放给他练手的,真正厉害的,早就死在林朔刀下了。

因为头灯亮度所限,他看不清林朔到底杀了什么,杀了多少。

总之走了十多个小时,路是笔直的。

眼下,杀戮带来的上头劲儿,早就过去了。

这六十多斤的长枪,魏行山刚一上手还觉得没什么。可这么一路挺刺过来,手臂肌肉里积累起来的乳酸根本来不及分解,眼下这两条膀子,魏行山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持。”林朔在前面说道,“人体肌肉强度的积累,就是撕裂和愈合的循环往复,你这会儿只管撕裂你的肌肉,回头愈合我会帮你。”

“老林,你这是想把我练成像你一样的怪物?”魏行山闷声说道。

“像我一样是不可能的。”林朔淡淡说道,“不过,既然Anne小姐说以后说不定还要继续合作,那你这个行动队长,总不能一直这么废物。”

“好吧。”魏行山没有反驳,随后又说道,“不过老林,现在这个年代,你们猎人也该用热武器了吧?冷兵器这东西,毕竟威力还是有限的。你比如说钩蛇,一般的枪弹可能没办法,但咱们还有威力更大的家伙嘛。”

“没错,冷兵器受到人类力量的限制,威力终究是有限的。”林朔说道,“不过,冷兵器的一些好处,也是热武器不具备的。”

“比如?”

“一个是故障率低,越是结构简单的东西,故障率就越低。现在的*,结构相对复杂,这就会出现故障。干我们这行,手上的家伙一旦叫不应,那就是一个死。”林朔说道,“另外,冷兵器相对比较轻便。”

“故障率是没错,轻便就省了吧。”魏行山说道,“你身上的这把追爷,相同的分量,我能运一门火炮过来。”

“火炮能通过这样的密林吗?”林朔反问道。

“这……那好吧。”

“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林朔说道,“使用冷兵器,能让使用者进入一种真正的战斗状态。”

“那我们当兵的端起枪,难道就不是战斗状态了吗?”魏行山反问道。

“你们那是屠杀或者被屠杀的状态。”林朔说道,“你们手上武器的威力,跟你们本身的战力差太远了。你们自然就会被手上的武器宠坏。

这就是你老魏明明在军人这一行里出类拔萃,可真动起手来,却依然这么废物的原因。”

林朔这番话,让魏行山整个人愣了一下。

“困难是会磨砺人的。”林朔说道,“我背后的追爷,要拉开它,我必须具备相应的力量,所以我的力量起码要这么大。你魏行山平时在健身房里做几个硬拉就能装逼了,那你的力量水平,也就只能扣动扳机而已,这很现实。”

“你这番话说得在理,我是得好好去练练了。”

“现在开始练,晚了。”林朔摇摇头,“练什么东西都要讲天赋,也要讲时机。你天赋其实马马虎虎还行,可你今年都三十多了,生理机能已经到达巅峰,再怎么练上限也不高。不过练一下,总比混吃等死强。”

“那你老林你以前是怎么练的啊?”魏行山问道。

“我家的法子,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林朔笑道,“你想听的话,得先叫我一声爹。”

“我才不叫呢!”魏行山嚷嚷了一句,随后似是想起什么来,“哎,老林。你一会儿让我叫Anne小姐娘,一会儿让我叫你爹。你小子泡个妞拐得弯儿够大的啊!”

一听这话,林朔差点脚下一个趔趄。

随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整个人站住了。

林朔身形这一顿,魏行山慌了,他生怕刚才玩笑开得太大,林朔会揍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巨汉赶紧认错:“首长我错了!”

林朔转过身看了魏行山一眼,横移了一步,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展现在众人眼前。

魏行山的头灯,已经换了两次电池,现在正是电量充沛的时候。

灯光照亮前路,魏行山却发现前方已经没有了路。

一堵墙,挡在了众人面前。

这是一堵由黑砖砌成的城墙。

……

黑砖城墙的黑白影像,此刻就捏在曹余生的手里。

这是一份传真件,曹余生是半个小时之前刚刚收到的。

收到这份传真件之后,曹余生让自家的司机备车,他要赶赴首都国际机场。

去美国的机票,其实昨天就订好了。这份传真件,即是对方让他赴美的证据,也是一道催促。

此刻坐在自己豪车的后座上,曹余生看着手里的这份传真件,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三十年前。

猎门六大家,他曹余生,就是其中“燕京曹”的当代家主。

三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刚满二十岁俊俏后生,属于曹家旁支。

以他当时的身份,能够结识那三个人,他觉得是高攀了。

这三人,一个叫做林乐山,“江南林”的嫡系传人。

一个叫苗光启,“湘西苗”的主脉传人。

还有一个是“湖广云”近百年唯一行走世间的传人,是个女子,名叫云悦心。

这三男一女,在各自最好的年华相识,男的血气方刚,女的花容月貌,这段友谊于是很快就走到了尽头,林乐山最终抱得美人归。

曹余生和苗光启黯然心伤之下又同病相怜,两人结伴去东北猎杀一头叫做“山阎王”奇异生灵。

在追寻这头奇异生灵的过程中,曹余生无意中打听到了“龙城”的传说。

曹余生虽然是猎门中人,可他自幼饱读诗书,也精通历史。

他知道这种民间传说,往往不是空穴来风,是有原型的。

而这些龙城的传说,居然在东北各地都有流传,尽管描述不尽相同,但大体上是一回事,这就引起了曹余生的兴趣。

“山阎王”神出鬼没,曹余生和苗光启很快把线索跟丢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两人开始转而研究龙城。

一边查询国内现存的史料,两人一边实地勘察寻找,结果在东北待了一年多,黑龙江沿岸几乎跑遍了,一无所获。

之后苗光启去了美国发展,曹余生则回到燕山脚下。

那一年多的时间,是曹余生一生中最灰暗的时光。

情场失意,去做一些事情,故意让自己忙起来,能够忘记那个女人,又都没有做成。

平时他刻意不去回忆那段时光,这三十年能让他想起这些事情的,只有两次。

一次是六年前,林乐山发来电报,邀请他共赴昆仑山,被他拒绝了。

另一次就是三天前,苗光启发来的那张钧瓷照片,告诉他“龙城”确实存在。

而目前手上的这张城墙的黑白照片,也在提醒他,苗光启在美国,似乎“找到了”龙城。

一个失踪三十年的女人,现在依然下落不明。

而一座失落八百年的城池,现在却被找到了。

曹余生苦笑着,把手上的传真件折叠好,放进随身的公文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