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定海神针

第五十九章 定海神针

在这片黑暗的蕨类森林里,探索秘境的新奇逐渐褪去,弱肉强食的现实,开始展现在林朔四人面前。

在被杨拓刚刚命名的物种——青叶大螳螂攻击之后,林朔重新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列。

魏行山浑浑噩噩地走着,跟在林朔身后。

在失去那支突击步枪之后,这个汉子身上最后的自信,也被完全击溃了。

此行的四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使命。

而他魏行山,似是已经失去了行使使命的能力。

这个中国特种部队的王牌军人,擅长的所有事情,在此时都毫无用武之地。

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

他现在觉得自己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用肉体挡在杨拓的身前。

这样万一再有什么危险来临,他至少能死在杨拓之前,以此完成自己对何子鸿的承诺。

魏行山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匕首,他知道这种武器在这片森林里,是完全不够看的。

但至少,这把匕首,能赋予他跟在林朔身后、挡在杨拓身前的勇气。

“老魏。”这时候,走在前面的林朔说道,“你在军队里,练过刺刀吧?”

“练过。”魏行山回道,“当年军区大比武,我拿过器械格斗冠军。”

“那你拿着。”林朔把手中的黑凤长枪递给了魏行山。

魏行山没有接,他有些困惑。

“枪打一条线。”林朔说道,“这个不用我教你吧?一会儿万一有情况,用力招呼,别扎到我就行。”

“老林,你这是?”

“别废话了。”林朔说道,“接着。”

“好。”魏行山不再犹豫,接过了林朔手里的长枪。

林朔的这杆黑凤枪,实际上是由两根箭矢接成的,枪身有人的胳膊粗,一般人用不了。

林朔天生一双大手,问题自然不大,而魏行山的骨架比林朔还大,这一拿过来,手心里一攥,正合适。

就是这杆枪的分量有些压手,魏行山掂了掂,六十来斤,要不是他力量远超常人,还真使不动。

拿着这杆长枪,魏行山心里一下子有底气了。

不过他有些担心林朔。

青叶大螳螂,魏行山刚刚见识过。这东西其他方面也就那么回事了,就是刀锋利,而且第一下快若闪电。

现在林朔手里没了武器,要是再遇上那种螳螂,一刀下来,林朔拿什么挡?

只见林朔调整了一下背后追爷的位置。

之前,林朔背着追爷这把巨型反曲弓,是弓弦在胸前,弓身在背后。

此刻他颠倒过来,把弓身抵在了胸前,弓弦放到了背后。

随后他一拍弓身,只听“咔”一声轻响,弓身中似有什么机括被激发了。

魏行山只看到林朔肩头微微一晃,一把唐刀就出现在了林朔的手中。

“这是……”Anne似是一下子认了出来,说道,“章连海先生的刀?”

“嗯。”林朔点了点头,“这是章家的家传宝刀,我暂时代为保管。”

“代为保管?”Anne问道。

“嗯,等章家侄子成年,我就把刀送过去。”林朔说道,“算算日子,差不多了。”

回答了Anne的问题,林朔又说道:“老魏,你听好了。”

魏行山赶紧点头:“我听着。”

林朔一边在前方开路,一边说道:“我们猎门,有六大家。这六大家的格局,并不是互相竞争或者妥协的产物。而是因为上古时期,猛兽异种远比现在强大。以一家之传承,无法应对所有局面。所以六大家必须联合起来,组成狩猎小队,各展所长,同时也各司其职。

其中林家和章家配合最为密切,是生死盟友。

我手上这把刀的主人,章家,负责的是近身守护。

一旦狩猎小队受到猛兽异种的袭击,我手上这把唐刀,就要确保小队所有人能活下来。

至少,这把唐刀的主人,要死在其他人前头。

而我们林家身上的责任,就是给异种最后一击,确保它必死无疑。

如果在猛兽异种杀死章家人之前,林家人还没得手,那就是林家人的失职。

现在,我负责守护,是章家人。

你负责击杀,是林家人。

老魏,你听明白了吗?”

“老林你忽然这么说,我怕我接不住啊!”魏行山心里有点慌。

“接不住也得接。”林朔淡淡说道。

“行!”魏行山一咬牙,重重点了点头。

Anne注意到,从魏行山接下这份责任开始,这个汉子身上的气势明显不一样了。

之前,他的步点凌乱,显得心里很慌。

他当时不断地左右张望着,头上的头灯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光源东晃西晃,让人感到有些眼晕。

而现在,林朔把长枪交给他,再给他一份负责击杀的职责之后,他的步伐变得坚定有力,头灯也不乱晃了,而是牢牢盯着前面。后背微微弓着,全身蓄力,手里的长枪似是随时准备扎出去。

魏行山的精气神,回来了。

这让Anne不禁连连点头。

猎门最近几百年来以林家为首,不是没有道理。林家之所以强大,绝不仅仅是本身的战力。

一行四人继续在这片黑森林中穿行。

不一会儿,林朔轻声说道:“老魏,注意了。”

这句话刚说完,林朔就肩膀一抖,手上的唐刀刹那间出现在自己的头顶。

于此同时,他脑袋上半片青色叶子猛地落了下来!

魏行山大喝一声,手里长枪顺着林朔的肩膀上方就递了出去。

这一枪魏行山完全是下意识扎出去的,一出手,他就感觉有了。

“噗!”

两人身前,一只青叶大螳螂刚刚挥出了前臂,结果前臂就被林朔一刀斩断。

而它的脑袋,也几乎在同时被魏行山一枪扎透了。

林朔在收刀的时候,顺手一个横斩,这只青叶大螳螂又被拦腰砍成两截。

看到这只大家伙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魏行山松出一口气来,问道:“老林,这一枪扎的还行吧?”

“准头不错,不过速度还是慢了些。”林朔说道,“你枪身握得太紧,这样手腕抖不起来,递枪就慢了,放松一些。”

“不握紧我怕脱手啊,你这杆枪六十多斤呢。”魏行山说道。

“你力量还要练。”林朔回头瞟了魏行山一眼,“胳膊那么粗有什么用,都是死肉。”

“嘿!”魏行山点点头,“这次要是能活着出去,你教教我呗。”

两人边走边聊,队伍之前的紧张气氛很快就不见了,倒是有几分游刃有余的感觉。

……

“老魏,又来了啊!”

“好咧!”

……

“老魏,留神。”

“看枪!”

……

“老魏,这儿还有一只。”

“走你!”

……

“老魏,手腕抖起来!”

“我抖!”

……

“老魏,你这枪扎偏了啊!”

“对不起对不起!”

……

“老林,这不对啊!”

“怎么不对?”

“以你的嗅觉,怎么会避不开这些螳螂,你故意的吧?”

“这都杀了七八只了,你才反应过来?”

“我去!老林你别这么玩了,我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

Anne跟在这两个男人身后,不觉一阵莞尔。

明明是在这片危机四伏的黑森林中历险,这两人反倒好像玩起来了。

不过玩归玩,Anne注意到,林朔带的路,还是笔直的。

他只是没有刻意绕过这些青叶大螳螂而已。

螳螂毕竟是螳螂,作为一个以伏击为主要猎杀手段的生物,它们没有像蚂蚁那样一拥而上的习性。

否则以这片森林中青叶大螳螂的密度,真要全部涌过来的话,Anne就只能再一次布置“画牢”了。

哪怕是现在,Anne身上也有责任。

林朔和魏行山注意眼前,队伍周边的情况,其实是交给了Anne来照应。

不过看着前方一刀在手的林朔,Anne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浓浓的安全感来。

有这个男人在前面,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她心里都不会有一丝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