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金刚伏魔索。

第二十五章:金刚伏魔索。

        吴天虽然察觉到荣夫人的变故,却没想到她一介凡人,突然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措不及防下被她双爪狠狠击飞出去。

        “完蛋了。”羊角辫女童顿觉死到临头,看那荣夫人落地时,坚硬的地板在其利爪之下犹如豆腐般稀碎,在她想来,小和尚这个师兄是死定了。

        “师兄。”江流儿拼命的挣扎着,脸都涨红了,可惜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锁链。

        那荣夫人终究还是心疼儿子,并没有继续追击,俯身将那怪物从坑中捞了出来。

        “我的儿啊,你没事吧,疼不疼?你放心,娘一定替你报仇。”

        那怪物呜咽着留下眼泪,又是一阵尖锐的婴儿啼哭声。

        安抚好那怪物,荣夫人突然冲滚滚烟尘中喊道:“我知道你没死,别装神弄鬼了,出来吧。”

        果然,待烟尘逐渐散去,吴天缓缓走了出来,竟然完好无损,只是身上的僧袍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了。

        羊角斌女童闻言即诧异又惊喜的望着吴天,江流儿则是长出了一口气。

        吴天眉头看着荣夫人的模样,不禁眉头紧皱,越发觉得这幕后之人不简单,那颗黑色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一个凡人瞬间获得人仙境巅峰的力量,要是能够量产,纵横下界岂不是轻而易举?后面还有唐朝什么事?

        眼角的余光瞄了江流儿他们一眼,吴天突然灵光一闪。

        “那幕后黑手之所以帮你,其实是为了摧毁镇江百姓对佛道两家的信仰对吧?”

        荣夫人扇了扇那对肉翼,颇为得意的怪笑:“嘎嘎,没错,什么狗屁神佛,连我儿子都护佑不住,凭什么还能高高在上的享受香火?他们不配!”

        江流儿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妇人,你因为儿子惨死就去残害别人的孩子,你怎么不想想他们的父母会如何痛心?”

        荣夫人目光一瞥,状若疯狂的骂道:“闭嘴,平日里我救死扶伤,修桥补路,救了多少人?他们呢?凭什么我儿子死了,他们却能享受天伦之乐?凭什么他们的孩子就能获得神佛庇佑?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尝尝这丧子之痛!”

        吴天悄然对小白道:“等下我拖住他们,你趁机带他们离开。”

        “嗯。”小白郑重点头。

        一道金光飞出,迎风而涨,正是吴天的法宝金钢伞,霎时间昏暗的地宫下佛光普照,而那荣夫人和那怪物,却是被晃得睁不开眼睛。

        “不动明王法相——现!”

        吴天飞身盘坐在空中,周身佛光闪动,逐渐凝聚成一座犹如实质的佛像法身。

        “金刚伏魔索——缠!”

        只见那不动明王法相,左手往空中一抛,一道金光犹如灵蛇瞬间将荣夫人跟那怪物捆成一团。

        后两者拼命挣扎却一时也脱不得困。

        小白见状,立即化作一道白光,落在江流儿面前,尾巴一甩,就将捆住他的锁链砸断,随后如法炮制,将羊角辫女童也解救出来。

        “快走。”小白也来不及解释,一卷二人,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江流儿在最后一刻只看见那两个怪物猛地挣脱了金刚伏魔索,一上一下朝着吴天扑了过去。

        “师兄!”

        宫殿上,江流儿趴在洞口悲痛的呼喊着,虽然开始他一心想要抓到吴天的把柄,将他赶出金山寺,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吴天一次次的救他,不知不觉,他已经把吴天当作是亲人了。

        “小白,你快去帮师兄,这里很安全,我不需要你保护了。”

        小白摇摇头:“我不是他们的对手,去了只会添乱,而且主人让我把你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江流儿还想说些什么,羊角辫女童一把将他拉起来。

        “它说得对,你又不会法术,留在这里只是累赘,不如跟我回去,说不定我爷爷能想到办法救你师兄呢。”

        江流儿紧了紧拳头,他从未像此刻渴望力量。

        ......

        地宫中,吴天已经撤去了不动明王法相,可惜他还只是人仙中境,只能召唤一道虚影,对付一个人仙巅峰,一个半步地仙的妖怪,还是太过吃力。

        “嘿嘿,小和尚,你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吧?”荣夫人一阵怪笑,挥舞着一双肉翼,动作之迅猛丝毫不逊于缩地成寸。

        而那怪物刚刚吃了一顿老拳,更是恨不得将吴天撕碎,二者一个地面一个空中,配合默契,一时间逼得吴天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双方又斗了一炷香时间,让荣夫人诧异的是,吴天的肉身强度远远超出她的想象,即便是被击中也不过是受到些冲击,连皮都没破,反倒是越战越勇,战斗技巧越来越纯熟。

        “怎么可能?”荣夫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最关键的是,那幕后之人说过,那颗黑色珠子最多只有半个时辰的功效,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若是还拿不下对方......

        荣夫人看了儿子一眼,一咬牙,合身向吴天冲了过去。

        就在她距离吴天只有丈许距离时,突然猛地吸气,一声几乎刺破耳膜的尖叫震得整个地宫都开始塌陷。

        而作为主要攻击目标的吴天更是双耳失聪,嘴角、眼睛都渗出了鲜血。

        就在这一刻,那怪物也冲到了吴天跟前,整个身子呈弓字形,肋下三根银灰色的骨刺犹如离弦之箭般射向吴天。

        千钧一发之际,吴天勉强避开胸口左肩跟胸口的要害,右肩上,却被一只骨刺扎了个结实,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牢牢钉在地宫墙上。

        而经此一击,荣夫人再也维持不住身形,从半空摔了下来,要不是那怪物将她接住,恐怕这一下就够她喝一壶了。

        荣夫人背后一堆肉翼逐渐收缩,身上的灰色毛发、爪子也都恢复正常,她痛苦的哀嚎着,双手不断乱抓,周身仿佛有无数虫蚁在爬。

        “果然,佛道功法还是差点意思啊。”吴天将右肩上那根骨刺狠狠拔出,一道血柱飞溅喷出数尺远。

        此时的吴天身上再也没有一丝佛性光辉,整个人犹如黑曜石般、冰冷,双眸更是充斥着暴虐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