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33章 游子衣3

第33章 游子衣3

        回到家中,罗娘子推门看见女儿阿妍正坐在屋中,她脸色不怎么好看,不过看见是她回来,多少缓和了一些。

        “阿娘,我记得从前家里不是有块玉璧吗?你放哪里去了。”

        阿妍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倒是把罗娘子给问愣住了。

        她反应片刻才想起来,便把手中的衣裳放到阿妍面前,“我拿玉璧给你换了一身衣裳,阿妍快试试,看合不合身。”

        阿妍皱眉,看着被裹在一起的衣裳良久,缓缓起身按照罗娘子的意思去试了。

        她其实跟喜欢艳丽的颜色,只是这衣裳穿到身上,不知为何阿妍觉得欢喜,“阿娘,你快看看,我好看吗?”

        罗娘子抬眼便看见提着裙摆转动的女儿,仿佛回到了她幼年时,小阿妍也这般在她眼前转圈,问她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我的阿妍是世上最好看的女子。”罗娘子笑的合不拢嘴,这衣裳没有破,是不是说明她的阿妍还是顾念她的?

        “这衣裳我很喜欢,谢谢阿娘。”阿妍坐到罗娘子身边,伸手挽住她胳膊,将脑袋轻轻依偎在她的肩膀上。

        她身上的衣裳只是粗布麻衣,说实话有些粗糙,可这是阿娘的肩膀,总也是温暖的。

        “对了,你方才问玉璧做什么?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罗娘子想起女儿方才的问话,着急的握住她的手上下打量。

        阿妍还沉浸在母亲的温暖中,闻言嘟嘴说道:“也没什么,不过是严郎手中不宽裕,迎我入门须得一些银钱,我便想着...”

        “阿妍!你怎的还与他有来往?”罗娘子不等阿妍把话说完,腾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满脸怒容的看着她。

        阿妍没料到自己不过才提了一句,竟惹得阿娘大怒。

        心中有些委屈,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自己好的郎君,阿娘为什么就是不同意。

        她自幼被保护的好,性子虽然不野蛮,可也有说一不二的时候,看着阿娘那般怒容,一时间脾气也上来了,“为何不能往来,他要迎我入门,只要是严郎,哪怕是妾我也愿意,阿娘同不同意我都要嫁!”

        “与人为妾这等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我们虽然家贫,可到底是清白人家,自小到大我不曾苛待你,衣食住行即便无法与那些富贵人家比,可也是一般百姓,如何就养出你这样的不知廉耻。”

        罗娘子气急败坏,声音越发大起来,“哪怕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郎君娶你为妻,阿娘也不会这般阻拦,你就不能好好为自己想一想吗?”

        “我怎么没为自己想,我想的很清楚,我就是要跟着严郎,我就要与他为妾!”阿妍的声音也跟着大起来,她就不明白了,严郎那么好的人,不过是早年娶妻罢了,怎么就不值得托付?

        再者妾也分好坏,若是得丈夫疼爱,妾也不一定就比正妻差。

        远的不说,就比如宫中的贵妃,说到底也是圣人的妾,可她现下如何,不也风光无限吗?

        但她没想过,严郎不是圣人,她也不是贵妃,平常百姓家的妾,即便得宠,也不敢与正室抗衡。

        罗娘子比她看的明白,可现下无论如何说,她就是说不通。

        似是这些时日实在无奈到了极点,罗娘子突然就伏案大哭起来,那哭的声音引来周遭邻里,纷纷上前安慰她。

        自然,也少不了劝说阿妍几句。

        阿妍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在众人纷杂的言语中,突然尖叫一声,当场将身上的衣裳给撕了下来。

        “没见过你这样的阿娘,女儿找了如意郎君,你却百般阻拦,严郎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般诋毁他?

        今日我便把话放在这里,我就是要随严郎一生,即便他弃我,我也绝不会再回来!”

        阿妍把话说的这般绝,又是当着街坊四邻的面,显然不打算给自己留余地。

        她笃定了严郎会对她好,这一生断然不会受什么委屈,更遑论抛弃她。

        罗娘子愣愣的看着地上被撕碎了的衣裳,她记得苏兮说过,游子衣若是完好无损,则游子尚且顾念情意,如今衣裳既损毁,便说明了女儿去意已决,连她这个阿娘都舍弃了。

        她方才还在开心,如今却心如死灰。

        “你当真这般绝情?”罗娘子的眼泪无声顺着脸颊滑落,她哭不出声来了,嗓子早就已经嘶哑。

        “是你先绝情,别怪我!”阿妍转身冲进屋中换了自己的衣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罗娘子瘫在地上,几个街坊关系比较好的纷纷上前安抚她,说阿妍年纪尚小,方才不过是气话云云。

        罗娘子却看着地上的游子衣摇头,“她不是气话,她不是气话...”

        街坊不明所以,只当是母女俩吵个嘴,过些日子也就没事了。

        但自那之后,阿妍再没回过家,罗娘子整日神情恍惚,看见谁家女儿都满脸疼惜的叮嘱几句,让她们万不可伤了自家阿娘的心,一定要好好的。

        一晃半年,苏兮再见到罗娘子的时候,她正在西市摊子前张罗着卖胡饼,不过三十的年纪,头发却已经有些花白,那张憔悴的脸上更是爬上不少褶皱。

        罗娘子一眼瞧见苏兮,这位小娘子周身气质与旁人不同,即便是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认出来。

        她忙上前见礼,“苏娘子今日怎的有空到西市逛逛,摊子上的胡饼刚出炉,来两个吧。”

        说着罗娘子便回身包了几个胡饼塞到苏兮手中。

        苏兮没有拒绝,笑着问她近况。

        罗娘子叹了口气,“还算可以吧,这半年我浑浑噩噩的,可总算是想通了,也想开了,街坊见我有起色,便张罗着为我寻了这份差事,好歹能混口饭吃。”

        “那就好,人生在世,不过寥寥十数载,并非只有那一件事可做。”

        苏兮朝罗娘子颔首,转身离开。

        途经朝闻巷时,看见一对母子蜷缩在一起乞讨,那儿子痴痴傻傻,瞧见她便乐呵呵的流口水,而母亲瞧见她,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不过区区十数载,何苦执着,落得如此下场。”苏兮叹了一声,脚下往前迈出一步,人便凭空消失了。

        独留下震惊的母子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