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科幻小说 - 拯救诸天单身汉在线阅读 - 646【水花,你男人真是好样滴!】

646【水花,你男人真是好样滴!】

        这时候,马得福、娟子骑着车子来到田间。

        “得福儿~”李水花再见他,已摆脱了心结,大方的招呼道。

        “水花儿,你咋来咧?”马得福见到水花儿,也有些惊讶。

        “额跟额男人来滴。”水花儿笑道,“得福儿,这就是额男人永福儿。永福儿,这就是额同学马得福。”

        “马同志你好,早听水花儿提起过你。”项南笑着上前问候道。

        “安同志你好,额最近也常听到你的名字。”马得福也笑着说道。

        “一点小名,不值一提。”项南摆手笑道。

        “马同志,这拖拉机是你带来的?”马得福问道。

        “是。额爸、额丈人年纪都大了,开荒太吃力。所以额雇来两辆拖拉机,帮他们整整地,也省得他们累着。”项南笑道。

        “你可真孝顺。”马得福笑道,“安同志,你雇这拖拉机多少钱?”

        “一亩地二十。”项南介绍道。

        马得福点了点头,“安同志,跟你商量个事,让他们给额们整整地,行不行?”

        “当然行,有钱赚谁不赚。”项南笑道,“他们跑这一趟也不容易,自然是耕得地越多越好。”

        原本,这拖拉机是不愿意来的。毕竟就这么几亩地,还要开几十公里,根本连油钱都不够。还是项南多花了钱,才请动这两台机器。

        “那能不能跟他们商量,再降降价。要是一亩地降到十五,那大家都能用的起咧。”马得福又道。

        乡亲们赚钱真的太不容易咧,在砖窑厂累死累活,一天才能赚几块钱,还要攒钱盖房,还要买水浇地……简直苦死人。

        “行,额去跟他们商量一哈。”项南点点头,随后去找了两位司机。

        ……

        经过一番商量之后,两位司机把价降到十八,每亩地便宜两元钱。

        “马同志,这个价儿你们觉得合适不?”项南问道。

        “哎呀,还是有点贵。十八块,哎呀,要脱好几天砖坯,才能挣得到捏。”马喊水咂着牙花子道。

        “十八块,都能买九十斤白面咧。太贵太贵~有那个钱,额还不如买面吃咧。”李大有也舍不得道。

        “十八块够买一百八十桶水的,喝都能喝一年咧。不行不行,太贵咧。”拴闷、杨三也都摇头道。

        “喊水叔、大有叔,帐不能这么算。你们雇这机器,一天就能把地整出来,明天就能把种子种上。

        现在才七月份,还可以种黄豆、种小米、种青菜……还能多一年的收入。要是不用机器,单靠人力,怕是明年才能把地整出来。

        到时候,不仅耗费人力,还少挣一年钱。”项南劝说道。

        “你的道理是对滴,可额们实在没钱。”李大有双手一摊道。

        “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关键乡亲们是真穷。”马喊水也为难道。

        其实他也觉得项南说得有理。单靠人力整地,真的是太慢了。又是刨地,又是捡石头,又是翻土……一家一年弄完分到的地也难。

        现在有机器一会儿就弄完,真的很方便。省下的时间还能多种一茬地,还能多打几天工,的确是很好的事。

        但可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金滩村的人是真穷啊。

        ……

        “那额把司机叫来,你们把难处说说。没准他们一心软,还能再降个价。”项南想了想,建议道。

        “这咋好意思呢。”马得福有点尴尬。

        项南有出息,赚了大钱,请来拖拉机,二十元一亩,花得轻描淡写。根本不当一回事。

        自己家还要卖惨讲价,实话说,让他觉得在水花面前,很木有面子。

        虽然他知道自己跟水花已经木缘分了,但还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丢脸的一面。

        马喊水、李大有、拴闷、杨三等人却不在乎,马上过去把司机给围住了,痛陈他们的苦楚,就想让司机再让让价。

        费了一番唾沫之后,司机终于答应同意降到十七元,可距金滩村人的心理价位,还差两元钱。

        他们还想再求,但司机说啥也不同意了。

        毕竟他们有油耗,有损耗,有工钱,也不能白干活捏。

        “马同志,咱们金滩村一共多少地?”项南开口问道。

        “近四百亩地。”马得福介绍道。

        金滩村现在已经来了四十二户,分了近四百亩地,还有四千余亩,留给还没来的村民。

        “这样吧,叔叔大爷们,我说句话~”项南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你们还按十五一亩,不够的钱,都由我来添了。”

        “呀,咋好意思捏?”马得福一听,更加尴尬道。

        “哎呀,这不行。哪能让你出这钱?”马喊水也不好意思道。

        “后生,额们这加起来,几百亩地捏。”李大有也开口道,“你真能出得起?”

        “额爸、额丈人都移民来了金滩村,你们以后也都是额的乡亲,额伸个手帮个忙,不算外道。”项南开口道,“今后都在一个村里住,免不了有互相帮忙的时候。叔叔、大爷今后多帮衬额家、额丈人家就是了。”

        “哎呀,这娃仗义啊!”

        “水花,你男人真是好样滴!”

        “咱涌泉村出了个好女婿啊!”

        乡亲们一听,全都赞不绝口道。

        于是,拖拉机再度轰鸣起来。

        ……

        “永福儿,你真是个好人~”水花抱着项南的胳膊,亲昵的道。

        项南一句话,就把全村人都救了,免去了他们那么多辛苦,让她都替他们感到开心。

        “你高兴就好。额没跟你商量,就把这话说了,额害怕你不高兴捏。”项南笑道。

        “你做得是好事,额当然高兴。”水花笑道。

        马得福见水花、项南亲昵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

        ……

        拖拉机干了近一天时间,终于将村里的地都整完了。

        整完之后,项南和水花搭车一起回城。临走之前,他给安国民留了三千元钱,让他给两个弟弟,以及丈人李老栓盖房。

        之所以没直接给李老栓,他是担心李老栓拿钱不盖房,先胡吃海喝花掉了。到时候,再管他伸手要钱,再胡吃海喝……那样就木个完了。

        “永福儿、水花儿,留下来吃饭呗~”

        “饭都做上了,留下来吃呗~”

        临行之前,村民们还殷勤挽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