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兵新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立功受奖!

第一百九十一章 立功受奖!

        他终于要回来了!

        姜悦高兴、激动,辗转反侧,一夜都没睡好。

        驱车赶到禁毒大队,她突然有些犯困,好不容易把车倒进车位,就见蓝豆豆提着一个包飞奔下楼,一口气跑到车边。

        “小悦,警服带了吗?”

        “带了。”

        “带了就好,赶紧走吧,谌局估计已经出发了。”

        “他又不是什么大领导,谌局去做什么?”姜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喜事。”蓝豆豆嫣然一笑,爬上副驾驶。

        姜悦困的眼睛都睁不开,愁眉苦脸地说:“豆豆姐,市区人多车多,我不敢开,要不你开吧。”

        蓝豆豆抬头一看,坏笑着问:“什么不敢开,是想男朋友想的没睡好吧。”

        “没有。”

        “什么没有,眼睛都红成了那样。”

        “豆豆姐,笑话我有意思吗?”

        “好好好,不笑话了,我来开,你抓紧时候眯会儿。”

        ……

        今天不只是迎接韩坑,也是支队大喜的日子。

        肖云波和恽伟霆早早的来到警官培训中心,先去看了看江大姐大前天就预约好的小会场,又看了一眼今天的活动议程,确认没什么问题,这才来到程文明的办公室。

        一进门,就见沙发上有一个方便袋,袋里竟有两瓶茅台!

        肖云波乐了,俯身取出一瓶,看着生产日期问:“存了十几年的茅台,花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程支,这是谁送给你的?”

        “你们老支队长当年从贵省回来时,当土特产带给我的。”

        “那你带单位来做什么?”

        “喝啊,酒不是用来喝的嘛。”

        程文明掏出千年不换的红塔山,话锋一转:“不过没你俩的份儿,这是专门带过来请韩坑喝的。”

        肖云波放下酒,悻悻地说:“程支,你这么干就不对了,怎么也得让我们尝尝啊,这个年份的茅台我真没喝过。”

        “你们是领导,工作日不能带头喝酒。”

        “程支,你搞得也太夸张了。”

        “不夸张,在南云时我就说过,等他回来之后请他喝酒。不但要请他喝好酒,而且要陪他喝个尽心。”

        “这是老支队长送给你的酒!”恽政委一脸羡慕地提醒。

        “喝完了再跟他要,别人买不到平价茅台,他不可能买不到。再说他家以前是开银行开大酒店的,有的是钱。”

        打老领导、老同事的秋风,程文明毫无心理压力,说得理直气壮。

        肖云波很清楚他和老支队长的关系,知道他不是在吹牛,可光羡慕没用,干脆说起了正事:“程支,等会儿杨局和刘主任会过来,到时候你也说几句。”

        “我就不说了,我负责喝酒。”

        “你一样是领导,既然是领导怎么能不说几句。”

        “你们才是领导,我算什么领导?就是平时帮领导们去开会,我也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巴,省得说错话人家不高兴。”

        他要么不开口,开口确实会扫领导们的兴。

        肖云波不再勉强,立马换了个话题:“程支,昨天下午,思岗公安局的老罗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打算在刑警大队下面设个禁毒中队。这是好事,说明他们对禁毒工作重视,我们肯定要支持。”

        “请你们去参加成立仪式?”

        “不只是请我们去参加成立仪式,还想把李政要回去,担任中队长。”

        程文明笑道:“人家本来就是把那小子当骨干培养的,而且对禁毒工作前所未有的重视,你们难道不想放人。”

        韩坑出差的这几个月,李政干得不错,扫了四个区县,扫出了不少问题。

        肖云波真有些舍不得放人,无奈地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好不容易培养出个骨干,就这么放他回去。韩坑回来之后又要让他休两个月假,不然就是言而无信,可这么一来,缉毒队就剩五个民警。”

        恽政委补充道:“韩坑休完假之后就要参加新警培训,休假两个月,培训三个月,再算上出差的半年,等他培训结束,借调期就满了!”

        “你们是舍不得放李政,还是舍不得放韩坑?”

        “如果有选择,两个都不想放。”

        “关键你们没选择。”

        “有选择,我向杨局汇报过,杨局也认为让韩坑呆在陵海太可惜。增加编制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对我们支队的人员进行下调整,比如把姜柏丞平调到崇港分局或开发区分局。”

        “姜柏丞是大队长,韩坑只是副中队长,就算让人给他挪窝,也没这么挪的。”

        “职务不重要,反正姜柏丞本来就是个光杆司令。只要有个人专门负责毒品案件侦办,到底是大队长还是副中队长,没什么区别。”

        能出成绩的民警不多!

        肖云波话音刚落,恽政委就急切地说:“现在只剩下两个问题,一是陵海分局愿不愿放人,二是韩昕愿不愿意正式调到支队。”

        程文明不假思索:“这用得着想吗,陵海分局肯定不会放人,韩坑也肯定不愿意正式调到你们支队!”

        “程支,你能不能帮我们做做韩昕的工作。至于张文远那边,我们去想办法。”

        “基层的工资待遇比市局高,陵海人对市区又没归属感,人家在陵海呆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愿意来你们支队,这个思想工作根本不用做。”

        换作别的省份,能从基层调到机关,真是求之不得。

        如果搞遴选,不知道会有多少基层民警报名。

        可这是以内斗著称的江南省,是连各区县方言都不一样的滨江市,市局的岗位对大多基层民警而言,真没什么吸引力。

        肖云波沉默了片刻,抬头道:“如果提中队长呢?”

        “中队长一样是个光杆司令,再说他跟别的民警不一样,像他这样的人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升职。”

        程文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紧盯着他们很认真很严肃问:“知道我为什么强烈建议陵海分局让他参加新警培训吗?”

        “为什么。”

        “是为了让他真正完成角色转换,让他真正融入我们滨江公安系统,或者说让他真正地回归社会,做一个正常人。”

        “他干得挺好,他哪里不正常了!”

        “有些事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从战场到职场,不只是一句口号,用在他身上最贴切。要不是我们滨江亟需专业缉毒民警,我甚至会强烈建议把他调离禁毒部门。”

        肖云波低声问:“他有心理问题?”

        “也算不上有心理问题,主要是他的神经紧绷了那么多年,该让他好好休息下了。”

        “既然办理正式调动不合适,那就让他留在陵海吧。”

        正说着,陵海分局副局长谌文军、禁毒大队指导员蓝豆豆等人到了。看看时间,韩坑乘坐的飞机再过半个小时就落地。

        肖云波正打算亲自去迎接,竟被程文明给拉住了。

        想到小伙子的女朋友来了,肖云飞从善如流,干脆没有去。

        ……

        韩昕昨晚在老部队喝了好多酒,喝着喝着哭了。

        战友们全哭了,抱头痛哭。

        “陈老板”那么凶悍的一个人,听到老曲起头开始唱“送战友”,眼睛也湿润了。赶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借口有事先走了。

        张大姐哭得最厉害,昨晚哭的像泪人,今天送到机场又哭。

        跟他们一起工作生活了整整七年,侦查队真是家,侦查队的领导和战友真是家人!

        韩昕哭着哭着,突然发现之前并没有真正的退役,直到现在才真正地离开了部队。

        感觉自己像个长大成人开始离家闯荡的大孩子,今后要开启全新的生活,跟被那两个神秘领导带走的徒弟一样,要面对全新的人生。

        飞机缓缓降落在滨江机场的跑道上,他终于缓过神,正准备低头看着舷窗外的景色,手机突然响了。

        “韩队,我李政,我到机场了,飞机有没有落地?”

        “刚落地,正在滑行。”

        “行,不着急,我在出口等你。”

        “好的,谢谢了。”

        支队领导还是很好的,专门安排李政来接机。

        韩昕放下手机,不由想起女朋友,觉得还是坚持不打电话,到时候给她个惊喜比较好。

        随着人流走出机舱,在行李盘边等了五六分钟,提上老部队战友们帮着买的三大包土特产,走到出口一看,姜悦竟和美女师傅一起站在那儿等他,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脸上洋溢着动人的娇羞。

        “师傅,小悦,你们怎么来了?”

        “给你个惊喜啊,这个我帮你拎,你们先来个拥抱吧。”

        姜悦俏脸一红,莲脚轻跺着嗔道:“豆豆姐……”

        “抱就抱,说实话我本来就想抱。”

        韩昕一阵悸动,松开手里的行李,轻轻揽住她的小腰,将她紧拥在怀里。

        姜悦被抱的心荡神摇,羞得面红耳赤,一边忙不迭想挣脱,一边说:“你喝酒了,一身酒气!”

        “嗯,昨晚喝了点。”

        韩昕抚摸着她留了几个月的长发,闻着她那既熟悉又诱人的淡淡发香,欣喜地说:“留长头发了,真好看,刚才差点没认出来。”

        “别闹了,这么多人呢。”

        “哦。”

        李政俯身提起两大袋行李,微笑着抬起头:“韩队,我去开车,你们就不用去停车场了,你们在门口等。”

        蓝豆豆嘻笑道:“小韩,小悦,我先把行李送车上去,你们再说会儿悄悄话。”

        “好的,谢谢师傅。”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们别走远,就在这儿等。”

        目送走师傅和李政,韩昕再次搂着女友:“老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

        “我前天就知道了,豆豆姐告诉我的。”姜悦不想被人家笑话,赶紧推开他的手。

        韩昕没办法,只能牵着手问:“家里一切都好吧?”

        “都挺好的,除了小韩露。”

        “小韩露怎么了?”

        姜悦轻轻摩挲着他的手,看着他被晒黑的脸庞,苦笑道:“作业太多,学习压力太大,现在一天只能睡六七个小时,这半年整整瘦了二十几斤,我看着都心疼。”

        “我小妈也真的,怎么把她逼成这样啊!”

        “也不能怪小妈,现在竞争多激烈,不学真不行。”

        “不说她了,上车。”

        二人一上车,蓝豆豆就问包里是不是土特产。

        韩昕微笑着确认,保证个个都有份儿,蓝豆豆乐得心花怒放,竟迫不及待地翻出一包鲜花饼,在车里就拆开品尝起来。

        姜悦吃了几口,虽然感觉味道很一般,但依然暗暗决定要给自己师傅留几袋,不能他的师傅有,自己的师傅没有,不然师傅会很不高兴。

        说说笑笑,一会儿就到了警官培训中心。

        徐浩然等候已久,赶紧带着众人去会议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换警服。

        韩昕见女友帮着把警服带来了,而且连她自己都带了警服,只能服从命令听指挥。

        众人全换上警服,走进会议室,刚按照桌上的席卡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肖支、恽政委陪同两位局领导和程支进来了,众人连忙鼓掌,可惜参加会议的人太少,掌声有点稀稀拉拉。

        恽政委没急着邀请领导去主席台就座,而是先介绍起韩昕、蓝豆豆和徐浩然、李政、侯文等民警。

        被介绍到的连忙起身敬礼,局领导一一举手回礼,然后握手。

        等领导们在主席台坐下来,恽政委主持起会议,韩昕和姜悦才知道正在举行的是表彰仪式。

        “第一个议程,请局党委委员、政治部刘主任,宣布滨江市公安局关于给韩昕、徐浩然、侯文、李政等同志记功的命令,大家鼓掌欢迎。”

        刘主任在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站起身,抑扬顿挫地宣读起命令。

        这个命令主要是表彰在3.13案和4.15案侦办过程中的有功人员,从命令的内容上看,陵海分局有不少民警也立了功,可能已经表彰过了。

        韩昕正寻思分局的哪些人能立功受奖,刘主任终于念到了重点。

        “为表彰先进,鼓舞士气,根据《市局机关2019年度目标管理考核办法》(滨公通字〔2019〕15号)有关规定,特命令给韩昕、李政、徐浩然、侯文等同志记个人三等功一次,颁发奖章、证书和奖金……”

        在恽政委的要求下,被点到名的众人起身上台领奖章和证书,台下没几个观众,整个过程也没拍照,没有跟领导合影。

        虽然表彰仪式有点寒酸,姜悦依然很激动很高兴甚至很骄傲。

        韩昕感谢完领导,回到座位上。

        刚把奖章和证书交给她,刚不动声色来了句“老婆,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恽政委手扶麦克风,再次对立功受奖的同志表示祝贺,然后邀请杨局宣读公安部的命令!

        姜悦忍不住侧身问:“还有?”

        韩昕捂着嘴笑道:“当然,我出去这么长时间。”

        蓝豆豆也参与侦办了局领导正在说的那起大案,正等着领导念自己的名字,赶紧用胳膊肘捅了捅“孽徒”。

        韩昕反应过来,不敢再窃窃私语。

        “你局在工作中发现犯罪嫌疑人梅某,涉嫌往国内大肆贩卖毒品冰毒及冰毒片剂的线索后,主动出击,迅速开展线索摸排,联合南、浙两省公安机关,合成研判、追踪调查,成功发现一个从中缅边境输入,经南云省转运贩卖毒品的犯罪团伙。”

        “鉴于案情重大,公安部于2019年5月,将该案列为‘2019    -339’部级目标案件督办!”

        “工作中,你局禁毒支队案件侦查大队民警韩昕同志、陵海分局禁毒大队民警蓝豆豆同志,始终兢兢业业、无私奉献,努力克服重重艰难险阻,以高昂的斗志和满腔的热情积极投身案侦工作。”

        “该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十八名,缴获毒品冰毒四十二公斤、冰毒片剂六十九公斤,手枪四支、子弹八十九发。”

        “该案的成功侦破,为严厉打击毒品犯罪活动,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突出贡献。为表彰先进,激励斗志,特命令:给韩昕同志记个人二等功一次,给蓝豆豆同志记个人三等功一次,颁发奖章、证书,分别奖励人民币一万元、五千元……”

        这是公安部长签发的命令!

        全滨江公安系统能像这样被公安部记功的民警屈指可数!

        韩昕早就知道了,没什么感觉。

        姜悦惊呆了,直到韩昕和蓝豆豆上台都没缓过神。

        徐浩然和李政等人对韩坑立功受奖并不意外,毕竟他是专业的,可对蓝豆豆能荣立个人三等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她究竟在这个案子的侦办过程中发挥过什么作用。

        局领导们很忙,表彰仪式一结束就走了。

        韩昕等人在恽政委招呼下来到餐厅的小包厢,开始喝庆功酒。

        程支身份超然,百无禁忌,工作日可以喝。

        韩昕劳苦功高,并且正在休假,也可以喝。

        李政即将回原单位,一样可以喝。

        包括肖支在内的其他人,只能端着饮料,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人喝珍藏了十几年,倒出来酒体都泛黄的茅台。

        馋别人的感觉真爽!

        程文明端着杯子笑道:“你们喝你们的,别总看我们,我们三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小韩,来,我们再走一个。”

        “谢谢程支。”

        韩昕其实不太喜欢喝酱香型的酒,但这是“白衬衫”的一片盛情,而且在帮境外收的徒弟找娘家的那件事上,人家真帮了大忙,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李政,愣着做什么,你也赞助一个!”

        “程支,我酒量不行……”

        肖支不但戒烟也早就把酒给戒了,再好的酒他也不感兴趣,上午在办公室只是跟程文明开玩笑。

        恽政委和谌局喜欢喝点,看着是真馋,禁不住笑道:“程支,我下午没什么事,就算有事可以请假,小李酒量不行,我帮他喝!”

        “是啊程支,我们大不了请假。”

        “好吧,再不让你们喝,你们肯定会骂娘。来来来,一人一杯,都尝尝,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