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小说 - 科幻小说 - 主神挂了在线阅读 - 227,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227,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倪昆趁貂蝉心态崩溃,以“大千印”镇压貂蝉,使她身体、思维皆陷入绝对沉寂,顿时就将血煞圣子种在她身上的“血咒”突显出来。

        与黯无极、血煞圣子这两位“域外天魔”打了多次交道,倪昆早知他们在投下的每一个棋子身上,都留有掌控其生死,防止其背叛的禁制。

        以前倪昆尚无能力应对这禁制。

        但是现在,得了“现在如来经”,又修炼了“五指山”神通,倪昆已经有能力找出禁制,乃至将之拔除。

        当然前提是击穿对方心防,令对方心灵失守,精神层面彻底失去抵抗意志。

        对于貂蝉,倪昆本来还准备了大量手段。

        可没有想到,貂蝉心态居然如此消极。

        他还有许多手段尚未施展呢,她就已经心态爆炸,放弃抵抗,只求速死了。

        倪昆倒也乐得轻松,当机立刻施展手段,果然成功找出了“血咒”。

        倘若是在血煞圣子实力可以完全发挥的“九天之外”,即使找出血咒,以倪昆当前的实力,也绝无办法将之安全拔除。

        但在“天内”嘛……

        域外天魔们很难将本体的力量投放进来,即使给棋子种下禁制,禁制的绝对力量也并不强大。

        当然,以域外天魔们的段位,他们设下的禁制,自然非常精巧。

        禁制不仅与棋子们的元神融为一体,令棋子们无法反抗,并且对外力干涉,也有着极强的抵御能力。

        好像此刻,倪昆以大千印,将貂蝉镇压得无感无知、无思无想、一念不起,可那“血咒”居然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仍自色彩鲜明,蠢蠢欲动。

        不过倪昆既然出手,自是有了把握。

        就在“血咒”行将发动的那一刹,倪昆抓住转瞬即逝的刹那时机,一招“五指山”,锁定那血色咒印,轰然镇压下来。

        这是一式大慈大悲的神通。

        除了指定目标,不会波及任何其它存在。

        就算掌力有如天穹崩塌,落地化为高山巨岳,镇压神魔妖圣,亦不会波及一草一木、一虫一蚁。

        倪昆最初试炼此神通,以五指山击打雪地,掌力像是不存在似的,连一片雪花都不曾伤及。

        此刻,他以“五指山”神通锁定血咒,照貂蝉头顶一掌拍落。

        五行掌力轰落之时,貂蝉连一根发丝都未曾被掀动,那盘踞于她眉心穴窍,与她元神融为一体的血咒,则被一道五色毫光轻松刷落,被五行掌印封镇在掌心之中。

        貂蝉元神无恙,毫发无伤。

        而“血咒”不愧是血煞圣子这等灭世天魔设下的禁制,虽然绝对力量有限,但着实诡异非常。

        就算已被镇在“五指山”下,竟还有反抗之力,骤然化为无数细若毫芒的血丝,狠狠扎向五色掌印,试图将这神通侵蚀感染,且还真将“五指山”神通显化的五色掌印,侵蚀出几分血色,并且不断蔓延扩散。

        好在倪昆的五指山神通,已经不是单纯的镇压封印之术,意念一动,顿有道道反五行神雷自五指山掌心垂落下来,暴雨一般轰击在血丝毫芒之上。

        轰轰轰!

        五指山掌印不断震荡着,反五行神雷与血丝毫芒针锋相对,彼此消磨,一时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他在这里专心镇压消磨血咒,自无法继续以大千印镇压貂蝉。

        貂蝉身体感知、思维念头又开始运转,听到外面动静,睁开双眼,看到倪昆掌镇血咒的情形,顿时娇躯一震,失声道:

        “血咒!”

        倪昆没有回应,兀自专注镇压血咒。

        纲手则凑到她身边,笑嘻嘻说道:

        “貂蝉小姐,我们家倪昆已经帮你拔除了血煞圣子种下的血咒,只消将那血咒消磨掉,你就真的彻底安全啦!”

        貂蝉又是一震,错愕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了?”

        纲手笑着点头:

        “不仅是你,司马懿、绿袍老祖的身份、来历,我们家倪昆都知道哦!”

        听得此言,貂蝉怔怔地看着倪昆,妙目之中,情绪百转,复杂难明。

        之前她还以为,倪昆就是一个喜怒无常、性情扭曲的怪胎。

        可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神通广大,不仅知道了自己等人的身份、来历,且竟能将自己身上的血咒拔除,还她自由之身……

        可叹司马懿还在心心念念算计倪昆,却不知倪昆早已洞悉一切,尽在掌握。

        看着倪昆镇压消磨血咒时,那胸有成竹、从容不迫的模样,貂蝉心中,一时悸动不已。

        作为血魔傀儡,身不由己,连生死都不由自主,她对未来本已不抱任何期望。

        所以她才会那般消极,稍受打击,便心灰意冷,一心求死。

        然而现在,她那一片冰冷灰暗的心灵之中,竟久违地诞生出一点温暖光明,对未来又有了几分希冀。

        “是不是觉得他好像一道圣光,又像是天降的救主?”纲手忽然冷不丁说道。

        “啊?”貂蝉一怔,只觉纲手此言,简直说到了自己心里。

        “别惊讶,我对他也有同感。”纲手双手环抱胸口,叹道:

        “他这个人呐,虽然有不少毛病,比如好色啦,好色啦,好色啦……但真的非常可靠。没有他,我早就疯了甚至死了。你刚才心灰意冷,觉得活着比死还要痛苦,一心只求速死,可是现在,是不是感觉好多啦?”

        貂蝉没有说话,只咬了咬嘴唇,轻轻点了点头,又目不转睛的瞧着倪昆,看他消磨血咒,水晶般澄澈的美眸之中,亮起点点希望之光。

        血咒虽然难缠,但终究绝对力量有限,又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在倪昆源源不绝的反五行神雷轰击之下,那化为万千血丝毫芒的血咒,终究是被点点消磨,最后悉数崩溃,消散一空。

        将血咒消磨干净后,倪昆方才收了神通,背负双手,朝目不转睛瞧着他的貂蝉颔首一笑:

        “貂蝉小姐,血咒已除,从今以后,你再也不会受那血煞圣子控制了。”

        血咒已除,我……不再是血魔傀儡了?

        听到这句话,感受着元神枷锁尽去之后,那发内心的畅快轻松,貂蝉不禁鼻子一酸,眼睛一热,盈盈珠泪,夺眶而出。

        怔怔地看着倪昆,默默流泪好一阵,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抿了抿嘴唇,带着饮泣之后的甜腻鼻音,俏脸微红地说道:

        “倪公子,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嗯,虽然血咒已经拔除,可她现在仍处于捆绑悬吊状态,以一个极羞耻的姿势对着倪昆。

        之前她心中灰暗,对未来毫无期待,并且反正是要照司马懿安排,去倪昆身边施美人计的,姿势不雅也无所谓,任他摆布也无妨。

        可是现在,枷锁尽去,重获自由,心中有了希望,羞耻感立刻回归,简直一刻都无法忍受此时的姿态。

        倪昆呵呵一笑,歉意道:

        “貂蝉小姐勿怪,先前为了找出血咒,我不得不用些手段,倒不是要刻意羞辱貂蝉小姐。”

        说着,对纲手点头示意。

        纲手会意,连忙撤去树藤,将貂蝉放下。

        貂蝉雪白足尖轻点地面,站稳身子,理了理被捆绑得有些凌乱的衣襟,掩住走漏春光,对倪昆盈盈一礼:

        “多谢公子解救。貂蝉身陷血魔之手,生死不由自主。今日枷锁尽去,复得自由之身。貂蝉纵粉身碎骨,亦会报答公子深恩。”

        倪昆呵呵一笑,悠然道:

        “我不要你粉身碎骨。貂蝉小姐国色天香,神女下凡,本公子见到小姐的第一眼起,就已下定决心,要将小姐据为己有……”

        这番话,他之前已经说过一遍。

        不过那时,他只是为了击穿貂蝉心防,在扮演恶人。

        而现在,却是发自内心。

        貂蝉闻言,娇躯微微一颤,仰起螓首,颇为错愕地看着他:

        “公子……莫不是又在说笑?”

        倪昆微笑,诚意十足地说道:

        “句句发自肺腑。”

        纲手双手抱胸,酸溜溜地嘀咕一句:

        “你还被封在水晶棺中时,倪昆就大声宣布:这个女人归我啦!貂蝉小姐你以为,你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貂蝉还真就从未见过倪昆这等直面内心欲望,不作丝毫伪饰的坦荡“侠士”,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说他如此作派,不是英雄所为吧,可他又确实看中了自己。

        那难道要他故作姿态,明明心里想要自己,却假作大度,才算是英雄所为?

        那样子不是虚伪吗?

        可说他这就是“英雄本色”吧……

        坦荡到近乎霸道,直言不讳地宣布要霸占自己……

        貂蝉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倪昆定性了。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魅力,倪昆既有好色之疾,看中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只是……

        “公子屡次救世,乃是于天地众生皆有大恩的大英雄,貂蝉乃不祥之人,不值公子如此,恐损公子清名。”

        倪昆哂然一笑:

        “貂蝉你太自谦了,你哪里不值得我如此?我知你事迹,你这样的奇女子,本该受世人敬仰。而我,又哪有什么清名?倒是好色之名,众所周知。

        “再说我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英雄,只是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对于自己的欲望,我则从不屑于掩饰。我见到你,贪恋你的容颜身姿,心里想要你,便直承心意。

        “至于将来世人如何评价,说我见色起意、好色无度也好,又或是挟恩图报、欺男霸女也罢,由得他们去。总之,我是要定你了。”

        听了他这番坦荡真诚、又霸气凛然的宣言,貂蝉芳心不禁又一阵悸动,默默凝视他一阵,再不多说什么,径对他盈盈一礼,轻声道:

        “既公子不弃,貂蝉愿侍奉公子左右,将此身托付公子。”

        倪昆上前牵起貂蝉柔若无骨的纤纤素手,洒脱一笑: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可是公子……”

        貂蝉凝视倪昆双眼:

        “妾身本是血魔俘虏,虽血咒已去,不再受他掌控,但……公子抹除血咒,必会被他感知。那血魔知晓此事,恐会报复公子。妾身死不足惜,就怕连累公子……”

        倪昆笑道:

        “你道血魔为何要派司马懿,乃至将你送来设计本公子?他不敢轻举妄动的。

        “再说,他再是暴怒又如何?又岂能穿越世界屏障,投下力量?总之你且放心,那血魔,我自有办法对付。至于现在,还是先解决那司马懿吧。”

        虽然很感谢司马懿老铁送来的貂蝉,但是……

        那枝能开“任意门”的神笔,倪昆也很想要啊。

        所以该搞他还是要继续搞他的。

        先起卦卜算一番,算出结果后,倪昆不禁哈地一笑:

        “司马老贼居然还没有离开长安,此时竟还呆在镇魔司!”

        对于这个结果,倪昆其实倒也并不感到意外。

        司马老贼再是智计百出,机智果决,可碍于一边倒的信息劣势,他又如何能猜得透,倪昆早就洞悉一切,甚至连貂蝉都能收服呢?

        “走,回长安,去镇魔司,堵司马老贼!”

        倪昆牵起貂蝉,带着她冲天飞起,纲手在后吃味地大叫:

        “倪昆,亏我刚才还说了你那么多好话,你这就要有了新人忘旧人吗?”

        倪昆呵呵一笑,又对纲手伸出手掌,纲手这才满意,轻哼一声,飞起来握住倪昆大手,三人边肩往长安城中飞去。

        长安,镇魔司官衙。

        扮作吕无瑕的司马懿,正坐在一间厢房中,等待面试问询,忽听外面传来一阵雷鸣,旋即前边院子里,传来阵阵招呼声。

        “倪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倪公子快快请进,来人,给倪公子上茶!”

        “倪公子是来找赵督主的吗?”

        “倪公子你好,在下是镇魔司新晋镇魔吏,圣门老君观辟尘,俗名荣凤祥,久闻公子大名……在下有一女荣姣姣,与王世充外甥女董淑妮并称洛阳双艳……”

        “辟尘妖道你不地道啊!早听说你有个漂亮女儿,你却宝贝似的地捂着,也不介绍给我们。今天倪公子一来,都没有问你,你便迫不及待地要把女儿介绍给倪公子……”

        “呵呵,小女喜爱少年英雄,你们年纪都太大了……”

        阵阵热闹的话语声不断传来,司马懿心中微动,见面试官都跑出去看热闹了,便也起身出了厢房,往说话声那边行去,心里暗自嘀咕:

        “从来都是镇魔司有事,主动去寻倪昆帮忙。今日倪昆怎主动来镇魔司了?莫不是来找赵敏的?唔……赵敏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又曾数次与倪昆并肩作战,两人之间,虽无任何流言蜚语传出,但私下里恐怕也有些勾连。设计倪昆,或还可从赵敏身上下手……”

        正盘算种种阴谋时,忽听一声暴喝在耳边炸响:

        “司马懿!原来你躲在这里!”

        【求月票勒~!】